總鋪師

我覺得《總鋪師》是一部設定錯亂的電影。

這麼說吧,這部電影的主軸是女主角小婉因為債務所逼,所以不得不回到家鄉繼承家業,成為總鋪師,從各種片段的資料中想辦法還原亡父蒼蠅師的辦桌技術,企圖藉由參加辦桌大賽贏得獎金扭轉劣勢,這個設定讓人聯想到浦澤直樹早年一部漫畫作品《Happy!》裡頭的海野幸。但,手上只有一份過去辦桌的用過的菜單,過去唯一的手稿又遺失了—蒼蠅師過去到底做過怎樣的菜?

在片中蒼蠅師被設定成南部第一、甚至全台灣第一的總鋪師,這個條件不成立,等於整個故事不成立—不然小婉哪有奪回父親榮耀、成為全台第一總鋪師的動力呢?但隨著故事的發展,你又實在看不出來蒼蠅師到底厲害在哪裡。

故事中設定,台灣北中南三地,分別有三位人稱人鬼神頂尖總鋪師。我們後來看到,北部的憨人師淡薄名利,甚至隱世獨立,平日過著街友的生活,卻每每為其他街友以及底層勞工做出一首好菜,在烹調中投注對他人的關懷,讓人想到北斗神拳裡頭的托吉。中部的鬼頭師則是橫衝直撞,盡顯霸道作風,之後又幡然悔悟了解要消除怨氣,最後發表集一生心血做出的菜色「無怨無悔」,則讓人同樣想到北斗神拳裡的人物,那就是拉歐了。

至於蒼蠅師,被設定成更在憨人師與鬼頭師之上,但故事開始時,蒼蠅師就往生了,我們看不到蒼蠅師實際大展神威。

就我的期待,當小婉想要在競賽過程中,一道一道重現蒼蠅師做過的菜色的時候,會一則一則的披露蒼蠅師與小婉的生命故事,像是有哪一道菜其實是為了慶祝小婉的出生而創造出來,不同於憨人師的動力來自對於階級的關心,鬼頭師的動力來自自己的霸道,蒼蠅師可以進入神的境界,是因為想要將美味帶給後代,是因為小婉。重現菜色、重現生命故事的過程,同時也可以是兩代人和解的過程。

不過…劇情完全不是這麼發展。蒼蠅師整個變成是空掉的人物。

重現任何一道菜,都導出莫名其妙的東西,像是突然要去找可以重現五十年前風味的純正古早味醬油,結果找出了什麼有兩千五百年歷史的醬油這種鬼東西,打翻稀釋之後,則變成了還有兩百五十年歷史的醬油—古早是夠古早,但,如果你想做的事情是還原蒼蠅師五十年前的美味,為什麼非得要動用到這種神器呢,蒼蠅師神的境界的辦桌,靠的是這種醬油嗎…。

然後,蒼蠅師的師父虎鼻師也跑了出來,雖然虎鼻師年事已高,已經完全無法下廚,但虎鼻師的印傭看過虎鼻師做菜,所以也學會了手藝,蒼蠅師沒有傳承下來的菜,都還可以從虎鼻師與他的印傭身上還原。就這些線索來看,蒼蠅師身上就只有從古早時代傳承下來的菜色,找不到什麼個人的創造,甚至還有手藝失傳了—虎鼻師身上有一道國寶等級的炒米粉,怎麼就沒出現在蒼蠅師的菜單裡頭?

唯一比較像是可以表現出蒼蠅師境界的菜色,看來就是在辦桌大賽的最後,小婉端出來的,唉,菜尾湯。這道菜色是小婉好不容易從遺稿中找了出來,遺稿中有道插圖,這道菜是在全家和樂融融的氣氛中上桌,小婉看著這張圖看的不禁潸然淚下。可是呢,這道菜端上評審桌之後,評審裡頭沒有人可以感受到這道菜背後象徵團圓的意涵耶,只覺得這道菜非常適合打包。

這就是辦桌之神的境界,什麼跟什麼。

這部電影的趣味之處,我想在於許多配角又共同編織了許多支線,像是「召喚獸」三人組帶出了一堆網友共同為辦桌大賽奮鬥,偽裝討債集團的兩名騙子最後也受到感召成為廚師(話說這對組合會不會讓你想到周星馳的《功夫》?),阿海與鬼頭師的師徒傳承,阿海與小婉的愛情,還有「月霞」這個哏,每個支線都帶出不少笑料,雖然可以吐槽的地方也不少。

但一個故事不能只有很多精采的副本,而主線內容卻難以自圓其說。電影叫做「總鋪師」,又舉出了號稱是神級的總鋪師,故事又是許許多多人物在比賽中企圖逼近辦桌之神的境界,但,蒼蠅師卻被刻劃成這個樣子。

Be Sociable, Share!

12 thoughts on “總鋪師

  1. 個人覺得相當客觀, 這部爛片還有人願意花時間寫影評, 你時間還真多, 我連看都覺得浪費生命了, 如果這等級的電影可以票房兩億, 台灣電影的水準也真的有待加強了!!

  2. 看到大家為了比賽在找材料的時候
    就已經覺得主題有點偏掉
    可是我認為這是一部喜劇片
    儘管他的主軸偏掉 那又怎麼樣?
    我了解了他想要呼籲大家重視傳統文化
    還有看到長輩們哈哈大笑
    那不就是最重要的?
    一齣電影如果要表達 卻弄得枯燥乏味
    我想沒人要看就根本傳達不出去了吧
    多犀利又有什麼用

    • 請問這是你自己定義的嗎@@
      如果喜劇還需要計較這麼多
      那大家乾脆看紀錄片好了
      如果紀錄片還可以笑 那就叫喜劇囉?
      不偏離主題又可以笑嘛~
      個人覺得你太吹毛求疵了
      只要他能傳達他要表達的
      可以帶給他人歡樂
      這就叫做好片

      這就像你在看搞笑影片還批評他沒邏輯一樣
      沒道理呀!

      • 很不幸的,問題就出在,他沒有傳達「總鋪師」應該要表達的:「神」等級總鋪師的境界,就只有很適合打包?

        我不認為要引發笑果同時兼顧人物塑造是做不到的。

        至於紀錄片與搞笑影片的話題,老實說我不知道你在扯什麼。我在這一邊一直討論的都是喜劇。

        • 這樣說好了
          我認為看電影
          要看你是站在什麼角度去看
          我是站在消費者
          也許也是因為我相處的朋友都是比較偏長輩
          所以我們都公認可以笑
          值得我們消費 就是一部好電影

          而你這篇評論
          老實說我覺得有點自命清高
          你說的觀點全都是對的
          但如果這些可以凌駕於大眾的口味或生活之上
          與其說是在對製片者要求
          不如說是在對我們要求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