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來風雨聲

這兩天總是在半夜突然下起傾盆大雨,在今天早上將近一兩點的時候還乍響起了春雷,漆黑的窗外突然間電光四射,如豆子般的雨珠打得波浪板格格作響,然後一早起來,雨勢便歇,在白天的時候,天色雖然總是陰暗一片,空氣還算是清新涼爽宜人,可以看到路面上人來人往踏過的水坑,浮著辦辦粉紅色的杜鵑。真是所謂:「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

有所謂「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當花蕊落在春天的泥土上,那便叫做春泥,而當花蕊落在台灣的土地上,落在這個行政轄區叫做台北縣的土地上,那便該是化作成「台泥」了。尋思起來,化作「台泥」實在是沒有什麼氣氛,也不曉得這路邊的杜鵑,能不能夠「化作台泥更護台」,就像我也不知道,如果把「華航」哪天改名叫做「台航」,就可以從此不會掉飛機一樣。

而一早起來,你才知道在夜來風雨、花落無數的同時,原來多米尼克與台灣斷交了,報紙上的標題是這麼寫的:「多國與我斷交」,乍看還嚇了一下,台灣就已經沒有多少邦交國了,怎麼會有很多國家可以跟台灣斷交。而多明尼加與台灣斷交,也不曉得與台灣的公投沒有通過,有沒有關係。

然後你又看到一連串讓人不由得不陷入深沈莫名的失語狀態的新聞,比方說,和欣客運巴士在高速公路上出了車禍,追撞了前方的大貨車,一死八傷,即便肇事原因警方還在調查中,不過,你知道的,這八成是因為駕駛的過度勞動造成的,背後有著台灣高速公路客運產業勞動不合理的結構性因素,過去幾樁尊龍客運事故就是這樣的,台鐵工會所反對台鐵民營化也是要反對在民營化過程勞動的外部化可能會帶來這樣不安全的交通。可是啊,如果你想要說些,台灣應該要改善勞工環境這類的話,可是會有人說,你這樣是不愛台灣,因為如果你要增加勞工的福利,就是會不利台灣投資環境,讓外資不願意前來台灣投資,就是斷送台灣的前途,就是不愛台灣。Ñ真的很奇怪,如果去看阮銘的言論,阮銘之所以支持台灣而反對中國共產黨,其中一項就是反對中國內地現在盲目倒向資本主義卻罔顧勞動人權,可是怎麼有些人,也是用同樣的標準愛台灣,真是沒道理。

這類問題之前就已經有人不知道說過多少次了,這類的污名化與貼標籤在選前選後也不知道有過多少回,問題是問題還是不斷發生,面對這類問題你真的已經懶得說了,因為說過的人那麼多,但是說了也沒用,所以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但是即使是沒有什麼好說的,你還是說了。

然後呢,所謂穀賤傷農,這兩天又換成是高麗菜了。這兩天在產地的高麗菜價格每公斤不到一塊錢,菜農的收益根本不合收割裝箱的人力成本,許多菜農寧可讓豐碩飽滿的綠油油的高麗菜在田地裡就地腐爛,也懶得收成。你也是知道的,這是台灣不當的農業政策造成的,台灣的農業生產往往就是去年什麼收益高,今年就大規模種植,然後就是大規模滯銷,很多人都說過了,說台灣的農業要轉型,要怎樣要怎樣,但是說了這麼多,高麗菜還是滯銷,你真的是懶得說了,因為說過的人那麼多,說了也沒用,所以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但是即使是沒有什麼好說的,你還是說了。

今天有一名男童溺水被送進醫院急救,在急救的時候醫院才發現原來男童根本沒有身份。原因是這樣,男童的母親是泰國新娘,在嫁來台灣之前就已經懷了這個孩子,在孩子出生後,台灣的父親不認這個孩子,母親也沒有幫孩子報身份,所以這孩子從出生起就飽受了台灣這婆娑之洋、美麗之島的歧視。孩子送進醫院後,在病床上掛著的牌子是「無名氏」,父親也不出面,母親也不出面。你也知道,在這後面,就是台灣人對東南亞國家的歧視,很多人都說過了,你真的是懶得說了,因為說過的人那麼多,說了也沒用,所以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但是即使是沒有什麼好說的,你還是說了。

驗票驗傷的還是爭吵不斷。你已經搞不清楚現在的重點到底是什麼了,是在爭論:到底陳水扁是不是假裝中槍,然後刻意啟動國安機制,然後讓許多(不確定數目的)在營官兵因為國安機制所以不能投票,所以他們不能夠投主張冒進的募兵制的泛藍陣營,害得連宋不能當選?還是即使陳水扁中槍,但是意志清醒沒有任何代理問題的狀況下,是不是可以啟動國安機制?還是到底有沒有國安機制?什麼是國安機制?國外的專業調查團隊來了,那調查結果出爐之後的影響是什麼?這麼多的聲音到底是在說什麼?你自己想說什麼呢?你根本不知道你想說什麼,但你還是說了。

你打開電腦開始翻閱一份英文的印前作業手冊,這家廠商的手冊寫作習慣實在是嘮嘮叨叨、囉哩巴唆,讓你不禁想起國中英文第一課的句型練習,想起「不,我不是,我不是一個學生,我是一個老師」這樣的句子,像是這樣:「這個功能可以讓您在文件的外圍,設定出血以及條籤的區域。您可以在頁面外自訂每個頁面物件可以出血的範圍,如果您願意的話,您也可以在輸出時,在頁面範圍外另外自訂一個條籤區域。」讀的心煩意亂。

你一邊讀一邊憶起一些你差點忘記的英文單字,喔,proofing是打樣,喔,trapping是補露白,喔,原來今天三月三十,是出版節,喔,在出版節的時候讀出版印前作業手冊,真巧。二二八遊行人數出奇的多,真是巧,三一三遊行人數也是出奇的多,也真是巧,三一九剛好發生槍擊案,是意外,真巧,怎麼一切都這麼巧,巧到讓人不知道種種巧合,到底要把人帶往到怎樣的地方。

夜來風雨。所謂「風雨如晦,雞鳴不己」,問題是你也不曉得台灣現在是到處都是雞,還是台灣的雞已經全部都死光了。

Be Sociable, Share!

5 thoughts on “夜來風雨聲

  1. Dear Zonble:

    和我們斷交的是多米尼克。

    多米尼克位於東加勒比小安地列斯群中,向風群島的北部,面積為七百五十平方公里,人口約為七萬人,曾為英、法屬地,一九七八年脫離英國獨立,到前年平均每人國民所得為五千四百美元。我與多國在一九八三年五月建交。

    我只知道多明尼加的棒球很強而已;)

  2. 我記得有一次新聞列著「非洲邦交鳥不生蛋」的標題,
    我也是很不解地想道:
    「『邦交鳥』是哪一種鳥呢?
    為什麼不生蛋呢?」
    也許亦有異曲同工之妙…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