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一頓讓人食不下嚥的團圓飯(續:一月二十五日)

世界很小,小的誇張,小的令人不知所措。

二十五日原本以為外婆那邊全家人要去貓空過年,我騎車從板橋出發前,家裡給了我一個用餐的地址,文山區萬壽路三十八號,怪了,貓空明明是從指南路上去,怎麼會在萬壽路上?結果呢,家裡今年過節的地方,叫做指南山莊,是禍害無數國軍基層部隊(特別是參一業務負責人)的國防部人力司的駐地。

我有位表舅—我母親的表弟、我母親的母親的妹妹的兒子—現在在國防部人力司擔任副主官,肩上掛的是星星角角,今年團圓飯由他做東,在國防部人力司附設的餐廳設宴,席開兩桌。

我從板橋出發抵達時,外婆啦舅舅舅媽啦姨媽姨丈啦酒菜已經吃過了一輪,坦白說,我從跟我年齡相仿的大門衛兵旁走過,就覺得渾身哪兒不對勁,在飯桌上更是如坐針氈,其實我一直不想走進去,但團圓飯又好像是不能不吃。在那樣一個場合,我總覺得我的位置似乎是與大門的憲兵弟兄是疊和的,而不是該坐在飯席上的人。

吃飯的圓桌上有鳳梨蝦球、豬腳、怪味雞等等,這些飯菜是指南山莊外包的廠商準備的,負責宴飲上菜的也是廠商。我想,如果我看到的是像在某個外島某個叫做漁村的地方的某個工兵營營部那樣,軍官吃喝、小兵隨侍,我馬上走人。說不定還會翻桌子。

屁股才剛坐下,我那位表舅就開始這樣的挖苦:

「哇!你們家的大作家現在終於到了。」然後轉頭向我媽說「我說你們家真是有福氣,生出來的兒子都這麼優秀。真有福氣,真有福氣!」然後我爸就叫我跟表舅敬酒,灌了我幾杯白乾,我說我騎車來,不能喝,但抗拒無效,resistance is furtile。

大人們接著繼續他們大人們的話題。例如這樣:

「我跟你們說,你們以後啊,要投市議員的時候,一定要投給林○華?為什麼!這個林○華,優秀啊!最重要的是,這個林○華的男朋友,可是咱們國軍子弟,現在在幹上校,眼光多好,你看你看,這種人不投,還要投誰?」我個人對林○華是沒有什麼意見啦,但是一個政治人物是不是所謂的優不優秀,我猜想跟他所選擇的伴侶的職業似乎是沒有什麼關係。

這邊酒足飯飽以後,一行人往營區的另外一邊移動,走近了辦公室裡頭的一個會議室包廂,表舅呢拿了遙控器把單槍投影機打開,投射螢幕拉下,會議室當場成了KTV。大人們繼續酣醉,或是拿著麥克風唱著慘不忍睹的《舉杯高歌》:

■杯酒高歌

舉杯高歌,救國軍,灑熱血,抗敵人,
糧缺彈少,勇戰爭,聽歌聲壯烈。
入青雲,又高歌,對我同胞們,
莫忘記,敵寇深,
大家一齊向前進,為民族犧牲。
不顧身,救國軍,鐵似心,
不怕饑餓風霜雨雪深。
救國軍,鐵似心,憑赤手與那槍炮拼。
救國軍,鐵似心,流鮮血挽回民族魂。
救國軍,鐵似心,拼性命,救沉淪。
又舉杯高歌救國軍,灑熱血,抗敵人,
苦是生活,鐵是心,開民族戰爭第一聲。
又高歌對我同胞們,齊加入救國軍,
不怕敵人砲火兇猛,看我們血肉築長城!

不然就是恐怖的《台灣好》,尤其是唱到什麼「他們在求救他們在哭號」這一句的時候,我還真覺得是他們在求救他們在哭號,我都想要求救哭號了,接著又是什麼《長藤掛銅鈴》、《桃花舞春風》之類的。表舅又開始借酒裝瘋,強拉著我划酒拳,我媽也在旁邊瞎起鬨,不划都不行。為了中華民國國軍好,誰來幫幫忙,測量一下這些星星角角的平日生活的虛無指數究竟有多高。

大約三點左右,我弟以跟樂團朋友有約要離開,我也當下決定應該馬上閃人,決定找住在木柵的朋友去動物園附近喝咖啡去。我實在恨透了這一幕柳帳笙歌宛若鬧劇的荒謬景象,但回頭一看,怎麼在那兒狂歡作樂的,居然就是我爸媽…。

Be Sociable, Share!

One thought on “好一頓讓人食不下嚥的團圓飯(續:一月二十五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