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了,天充,你也該去死一死了

天充倒了。我不知道我應該怎麼形容我的感覺,或是說覺得可惜,或是說覺得難過。

在唸大學的時候,三四年間我也算是天充幾本雜誌的忠實讀者,除了新聞系的機房有訂閱外,常常也在課餘跑去政大書城翻閱,或是就直接買回家看,什麼 Photoshop 啦、Illustrator 啦,也就是一邊看《新視界》一邊玩一邊學的。大三升大四那年暑假,兩個月時間先後去了兩個實習單位實習,一邊想把自己的採寫速度鍛鍊鍛鍊,所以去了中央通訊社,另外一個月呢,想瞭解瞭解雜誌,又想多碰碰電腦啦、印前啦、繪圖方面的東西,所以就去了天充,在《新視界》底下實習。

那時候的工作呢,因為《新視界》過去每年七八月間要製作一次全國輸出中心名冊,所以就是在不斷傳真問卷,不斷打電話叫人家把問卷傳真回來,然後彙整打進 Claris Work 裡頭。然後或是幫忙整理人家傳來的公關稿,還有幫忙寫了一則三千字的小報導,在講從台北到新竹各區輸出中心的大圖輸出機,被應用在哪些用途上,像是可以輸出燈箱片做影像招牌啦,有某些部隊的參三到輸出中心印製放大軍圖啦等等…翻譯了一篇《 Publish 》上面的文章,還有寫了一篇文鼎某套向量造字軟體的介紹等等。那一個月工作得很愉快,不僅是因為Karen 學姐在我和其他實習生離開前,請了我們一頓豐盛的午餐,還有那種在印前/設計領域雜誌龍頭、得過雜誌金牌獎的刊物裡工作的那種愉快,在一份自己喜愛相當久的刊物裡頭工作的那種愉快。

(在《新視界》之前,我最喜歡的一份刊物是《雄獅美術》,不過《雄獅美術》在我大二那年也給我倒了。)

然後呢,我去金門當兵,頭過去常看的雜誌在那個文化沙漠裡頭都沒有什麼機會去翻閱,退伍回來後呢,就像 Jovi 說的,經濟開始不景氣吧。(如果我沒有搞錯的話)過去天充的雜誌,是一家在養其他兩家,是《新視界》在養《 MacWorld 》還有《網路生活》(《網路生活》忘記後來賣給誰了),而《新視界》的重要廣告主其一是匯頂,九十年 CAD/CAM 展的時候我花了一百五興沖沖的跑去世貿看(後來才知道原來如果在世貿門口的那台捐血車捐血就可以免費入場),想看看匯頂有沒有推出什麼令人振奮的大尺寸輸出機,結果是大失所望。九十年 CAD/CAM 展時人潮冷清就算了,匯頂的攤位大小,縮水到大概只有八十七年時的五分之一到六分之一。

(以下是純粹做為讀者的胡說八道,說錯不管。)

我不曉得天充後來有沒有找到別的重要廣告主,我直覺猜想原來的廣告主已經有著一定程度的萎縮,然後呢,天充就拿賺錢的金母雞《新視界》開刀,在八十九年底的時候創刊《 Publish 》,似乎是想要趕著那時候新絲路開始搞 POD 的熱潮,內容寫來寫去就是電子書、POD 就是出版界的未來,以為新絲路可以賺錢然後有很多廠商想知道新絲路怎麼賺錢想要向新絲路那樣賺錢,結果新絲路、華文網的 POD…不提也罷。我那時候買了《 Publish 》的創刊號,薄薄一本,裡頭就是放一個人物專訪(忘記是誰,好像是那福忠?),然後擺個幾篇 PDF 技術規格或國外《 Publish 》的翻譯文字,就跟人索價一本一百二,我買了一期之後,就沒有再買過。

我不覺得《 Linuxer 》還有《 MacWorld 》能夠賺錢,還有一本講DV 也不知道賺不賺錢,天充又把原來《新視界》印前、出版的部分切到了《 Publish 》去,然後 3D 動畫的部分也切到另外一本雜誌去,應是把一本有內容的雜誌(且價格合理)切割成三本沒有內容(又貴)的雜誌,我在九十年以後幾乎都沒有在讀天充的雜誌了,即使天充後來把《 Publish 》還有其他幾本失敗的雜誌先後收掉,但是《新視界》實在禁不起這樣的惡搞。

我不曉得我這樣的讀者算不算具有指標性,當連我這樣的讀者都失去的時候,天充你也還真是該去死一死了。

所以呢?盲目擴張不能夠對抗不景氣,盲目擴張是殺雞取卵,盲目擴張是自我毀滅的最佳途徑,盲目擴張就是去死去死。

Be Sociable, Share!

16 thoughts on “別了,天充,你也該去死一死了

  1. 小弟不才,曾經於1999年中到2000年中在Macworld服務過,不過當時Macworld應該是有點小賺的雜誌,不過你的Karen學姊和Denver老闆從不會告訴我們實際狀況。當時景氣不錯,就我記憶所及,每期至少有40-50則廣告,遇到資訊展還得抽掉部份稿件放廣告…

    至於天充為何會倒,我覺得我無權置喙,因為我自覺無法提升Macworld的水準,在我拖垮Macworld之前還是早走為妙。^_^

  2. 我是和ZONBLE同屆廣告系的
    基本上是一樣的感覺…
    把新視界那樣搞真是殺金母雞取卵的行為…
    唉, 當我們這些人都不看時
    它也真該去死一死了
    給我們的啟示是:有堅強的求生意志還是得輔以冷靜的頭腦, 否則只是加速死亡罷了…唉!

  3. 大驚!

    sean,為什麼我覺得你好像一位當年抽中空軍但是不用去當兵,然後跑去美國念電腦動畫的同班同學?

    Denver我去實習的時候沒有遇到,他那時候還在當兵,可見在八十四年到八十七、八十八年間,天充實在有夠賺錢,老闆可以一邊安心當兵,然後只要放假回來看看就可以了。

    說到這個一定要講講十六日下午跟五十六屆在機房的學長喝咖啡聊天的事情,那天我們在聊,在八十四年的時候,全台灣只有兩台Agfa網片輸出機,一台就在天充,一台就在某國立大學某大爛新聞系,然後天充買來自己沖網片輸出,還偶而可以兼營廣告製作或代客輸出,而新聞系買來的Agfa就是放在那邊動也不動,像是在機房裡頭擺了一個棺材一樣,才說天充好,天充就倒了。

    新聞系的網片輸出機後來的遭遇更驚人了,聽說在上個學期,那台機器無緣無故在機房…自爆!就看到突然一陣火光冒出一陣黑煙,當年牙膏陳浪費了三百萬納稅人的血汗錢買來的網片輸出機,在新聞系幾乎從來沒有拿來用做出報用途上,就此壽終正寢,請來了吊車吊走。老實說網片輸出機在機房自爆這種事情,應該拿去當大學報頭條才是。哈。

  4. 哈哈,我應該不是你的同學,因為我考不上政大,而且1994-1999年初那段時間我在加拿大蹲移民監。^_^

    說到那台輸出機,當時我進天充的工作項目之一就是伺候那台輸出機,所以到月底我經常是最後一個離開辦公室的人,因為往片沒出完不能走,真慘…

    您認識Jovi,我前幾天才forward您的Blog給他看,說您文筆很好,文章值得一讀呢。

  5. 發現人的圈子還真是小。

    那容小弟問一下。我有個同學叫做于翔,應該是在1998-2000左右在天充,因為我記得他以前用的email裡頭也是個sean,所以弄錯了。請問sean認識這個sean吧?

    還有我一直很想去學怎麼操作輸出機,以前在某大爛新聞系機房裡頭什麼都碰了,就是那台棺材沒學會。

  6. 剛剛向google請教yoyolai是何方神聖,發現原來賴兄的英文名字也叫做Sean…這世上叫做Sean的人還真多。

    另,賴兄是不是也是八十三年大專集訓學一師學一營學三連?

    我發現我的記性好差。

  7. 呵呵,天充裡頭的輸出機不是Agfa的,而是另一家的,價格便宜多了,不過就像Sean所說得,每到出片時就要在旁邊等,常出狀況,連沖片機也有問題,熬夜的情況是很正常的,所以這種輸出機不用不學也罷,

    喔,其實你待的那個時候,【新視界】是賺錢的沒錯,但【Macworld】也是賺錢的,只是沒有賺那麼多的,【網路生活】就不用提了,完全是賠本在做,不過話說回來,你待的時間算是天充的黃金期,然後到Sean離開之後,可以看到整個天充走下坡了。

    至於,公司為什麼會關閉?原因不只是像您這樣忠實的讀者不願再看了,還有其他經營管理的問題,這我們就不予置評啦,但也不用嫌棄它啦,畢竟我們多多少少都在裡頭學到了一些經驗了。

  8. 話是沒錯,大家都在天充學到了很多東西啊。但是就是不甘心啊,我覺得就算我在裡頭學到了什麼,我現在去弄一份刊物(如果有錢的話,不過當然是沒有),大概還是沒有辦法做到黃金時期《新視界》的水準。這樣品質好又賺錢的雜誌,居然就這樣沒了,就是不甘心啊!

  9. 我之前沒說,不過的確不是Agfa的,而是Panther Rip輸出機…

    我想沒有人甘心,工、現任員工、甚至訂雜誌的讀者都不會甘心,不過天下也沒有不散的宴席。所以該去的就去吧,我實在不想加上【死】字就是了…

    還有,這個Sean不認識那個Sean…^_^

  10. 怎麼說呢,如果天充能夠接受獲利便少的事實,然後專心的把原本幾本雜誌做好,或許就不至於如此。

    或是說,有錢人都認為錢賺得不夠多,就是賠錢…。

  11. 哇哈哈..
    好可怕的GOOGLE…自己查了一下果然有我的資料..
    不過我以前好像是學四連的..呵, 驚覺年少時代的久遠呀..

    話說, 以前在新聞館就有見過ZONBLE的倩影, 首頁那個大眼鏡還真像你呀.. 哈哈

    嗯, 對新視界真的只能說可惜呀..
    但雜誌復生也不是沒發生過, 會不會像當代之類一樣幾年後又被
    有心人給來個復刊號也很難說囉, 畢竟品牌基礎不是那麼好打的, 能搭便車未嘗不是好事..^_^

  12. 我是天充MAC WORLD 的訂戶, 不知是否要向誰要求退款? 我目前只收到前6期,想說還可以退一半的錢!天充文化的善後真是糟糕!也不通知客戶一聲, 像是捲款跑早似的, 盼知道的網友能電郵給我如何要求退費事宜, 謝謝!
    hwc1114@hotmail.com

  13. 近幾天,天充前老闆在各麥克網站貼尋狗懸賞啟事,內容洋洋灑灑哀感動人。有訂戶上去接著開罵,目前裝死中。從那管道去找人,不知道有沒有用。

  14. 網路生活後來獨立成網路生活文化事業,不過後來歷經公司被搶,在出版六十期(大約兩千零一年吧)以後停刊了。諷刺的,那期的封面主題是:當愛已成往事,且為改版後重新出發的首期。

  15. 我是天充的作者,嗯,我的損失應該比各位訂戶大爺多一些
    萬把塊吧,不是什麼驚死人的大錢
    不過呢,半年過去了,也不跟我們連絡一下,感覺不到有解決問題的誠意
    (我想最重要的還是一份”誠意”吧,畢竟公司遇上經營困難不是每個人
    都願意遇到的,遇上了也不是老闆想解決就能解決的,但…根本沒有和我們
    稍微表示過一下這方面的事情,真的,完全沒有過喔)
    陪了天充兩三年,希望天充的老闆夫婦在賺狗餐廳/雜誌的錢以外
    稍微主動和我們這些曾經為天充的雜誌內容努力過的人談談吧,就算沒辦法還錢
    至少要表達一點解決問題的誠意! -__-||||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