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今天的新聞,突然想到一件將近十年前的往事

看到今天的新聞,突然想到一件將近十年前的往事。

民國八十二年的夏天,高中二年級要升上三年級的時候。由於幾乎大部分時間都耗在社團嬉耍,要不就是心血來潮就搭著二六六公車殺去北投找狐群狗黨喝啤酒去,整個高中三年課業成績奇差無比,爛到父親在旁邊看不過去,所以在那個夏天,父親就強押著我離家,把我扭送到桃園市郊鄰近虎頭山風景區的行政院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訓練中心,跟我說,如果沒有拿到一張丙級職業執照,就休想要踏回家門一步。

想起那個時候的我,當然是心不甘情不願的,在職訓中心裡,吃得爛、睡得爛,而在上課的時候,好像心思也往往不知道飄到什麼地方。所以依稀只記得訓練師教過了這些:水管分成兩種,冷水管與熱水管,那種塑膠做成的、灰色的管子是冷水管,至於那種閃閃發光用金屬做成的,有著指節粗一環一環的那種呢,則是熱水管。冷水管如果要彎曲的話,就先用乙炔焰燒個兩下,折一下兩頭便可以了,水管如果太長,就用鋸子鋸斷,如果太短,則可以將幾段水管接起來,水管如果要接和,也是用乙炔將其中一根水管的一頭燒個幾下,塑膠就會遇熱變形,另外一根水管便可以順利插入變形的這一頭,接上之後,記得要用防水膠帶將接合處好好的纏上幾圈,這樣才不會漏水。還有三用電表怎麼用,可是那些什麼幾歐姆幾伏特那些東西,說真的,在記憶當中已經是模糊一片。

想起那個時候的我,心中對著父親巨大的身影,似乎總有著一股說不出的怨毒與仇恨。後來沒有去考執照父親就放我回家了,而隨著光陰荏苒,歲月的腳步推移,而我在很久以前身材就長得比父親還要高大,父親的頭髮白了,好像也再沒有可以教訓不成材兒子的氣力,這個時候才恍然驚覺父親當年的苦心,原來父親一直是恨鐵不成鋼,一直對我有著殷切的期盼,期盼著我能夠成為—「台灣水電工」!

喔,對了。「台灣水電工」—「阿賢」還有知名台灣本土女優「瑄瑄」昨天晚上被警察抓了起來。中國時報這麼報導:

警方進一步發現,以前的本土A片演員,大多低調隱瞞身份,但「阿賢」及「瑄瑄」二人在網路走紅後,竟然毫不避諱地公開接受多家雜誌及電子媒體的採訪,知名度及曝光率不下於日前來台的日本AV女優小澤圓,市警局局王卓鈞認為此舉等於公然挑釁警方的公權力,且容意造成其它年青男女模仿,誤以拍攝違法A片,做為進軍演藝圈的跳板,於是責成市刑大電腦犯罪組積極取締。

真是好玩,日本人拍了成人影片來台灣就不是挑釁警方的公權力,至於本土色情工業的發展就是了,據說下一波掃蕩的對象是陶紅,我在想,把鍾麗緹也列入掃蕩對象不知如何?

Be Sociabl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