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注音輸入法支援 HTML 的 Ruby 標示

不久(ㄅㄨˋ ㄐㄧㄡˇ)之前(ㄓ ㄑㄧㄢˊ)一時興起(ㄧ ㄕˊ ㄒㄧㄥˋ ㄑㄧˇ)(ㄗㄞˋ)小麥注音(ㄒㄧㄠˇ ㄇㄞˋ ㄓㄨˋ ㄧㄣ)輸入法(ㄕㄨ ㄖㄨˋ ㄈㄚˇ)(ㄉㄜ˙) fcitx5 移植(ㄧˊ ㄓˊ)版本(ㄅㄢˇ ㄅㄣˇ)(ㄕㄤˋ)加上(ㄐㄧㄚ ㄕㄤˋ)(ㄌㄜ˙)一個(ㄧ ㄍㄜ˙)實現(ㄕˊ ㄒㄧㄢˋ)(ㄒㄧㄥˋ)(ㄉㄜ˙)功能(ㄍㄨㄥ ㄋㄥˊ)(ㄗㄞˋ)打開(ㄉㄚˇ ㄎㄞ)特定的(ㄊㄜˋ ㄉㄧㄥˋ ㄉㄜ˙)(ㄆㄧㄢ)(ㄏㄠˋ)設定(ㄕㄜˋ ㄉㄧㄥˋ)之後(ㄓ ㄏㄡˋ)(ㄗㄞˋ)輸入(ㄕㄨ ㄖㄨˋ)文字(ㄨㄣˊ ㄗˋ)(ㄕˊ)如果(ㄖㄨˊ ㄍㄨㄛˇ)不是(ㄅㄨˊ ㄕˋ)按下(ㄢˋ ㄒㄧㄚˋ) Enter,而是(ㄦˊ ㄕˋ)按下(ㄢˋ ㄒㄧㄚˋ) Ctrl (ㄩˇ) Enter 按鍵(ㄢˋ ㄐㄧㄢˋ)那麼(ㄋㄚˋ ㄇㄜ˙)輸入法(ㄕㄨ ㄖㄨˋ ㄈㄚˇ)就不是(ㄐㄧㄡˋ ㄅㄨˊ ㄕˋ)(ㄓˇ)(ㄐㄧㄤ)中文(ㄓㄨㄥ ㄨㄣˊ)輸入(ㄕㄨ ㄖㄨˋ)(ㄉㄠˋ)各種(ㄍㄜˋ ㄓㄨㄥˇ)文書(ㄨㄣˊ ㄕㄨ)(ㄖㄨㄢˇ)(ㄊㄧˋ)(ㄓㄨㄥ),而是輸入(ㄕㄨ ㄖㄨˋ)帶有(ㄉㄞˋ ㄧㄡˇ)注音(ㄓㄨˋ ㄧㄣ)標示(ㄅㄧㄠ ㄕˋ)(ㄉㄜ˙)中文(ㄓㄨㄥ ㄨㄣˊ)呈現出來(ㄔㄥˊ ㄒㄧㄢˋ ㄔㄨ ㄌㄞˊ)(ㄉㄜ˙)效果(ㄒㄧㄠˋ ㄍㄨㄛˇ)就像(ㄐㄧㄡˋ ㄒㄧㄤˋ)(ㄋㄧˇ)現在(ㄒㄧㄢˋ ㄗㄞˋ)看到(ㄎㄢˋ ㄉㄠˋ)(ㄉㄜ˙)文章(ㄨㄣˊ ㄓㄤ)一般(ㄧ ㄅㄢ)

Continue reading

讓人沮喪的軟體改版

我很常使用國泰優惠這款 app。

國泰世華是我的主要往來銀行,也是我主要信用卡的發卡銀行,也就或多或少累積了些消費點數,這個點數叫「小樹點」,有了點數也就難免想去兌換些東西。辦公室樓下有一家星巴克,所以在上班前,或是用過午餐之後,三不五時就會去換杯無糖的熱拿鐵,用咖啡因還有熱騰騰的奶泡提振下精神,舒緩一下在電腦前久坐的酸痛,好繼續面對接下來的勞動。

想來杯咖啡的時候,我的習慣是,先走進店家門口,然後拿出手機,打開國泰優惠 app。在首頁上,我可以看到一排各種品牌的圖示,像是星巴克、小七、麥當勞等等,而我想選擇的星巴克往往是在第一個。點下某個品牌之後,就是這個品牌可以兌換的優惠,以星巴克來說,就是熱美式、冰美式、熱拿鐵、冰拿鐵、焦糖瑪奇朵等各種咖啡。我選下熱拿鐵之後,就會產生一張電子票券,拿去讓櫃台人員掃描一下票券上的條碼,我就可以準備等著店家完成我的咖啡。

然後有天,我以同樣的步調推開星巴克的大門,拿出手機想要用點數兌換咖啡,我才發現,手機上的國泰優惠 app 已經自動升級到最新版本,而對我來說,這個改版的最大特色,就是讓我很難找到我想要兌換的商品。

Continue reading

四十一

除夕前一天弄的。

尾牙裡沒抽到東西
好像也沒吃多少東西
幾杯酒也算不上醉醺醺
就這樣迎來 2017

明天又是個除夕
我也即將四十一
一邊看著樂陞科技
已經掏空四十億

電視轉到另一台去
學長偷情還家暴髮妻
難怪人家通通都瞧不起
我們政大新聞系

PM 的成功之道

在軟體這個行業中,有一種職位叫做 PM。但雖然很多人的職稱都叫做 PM,但實際上的工作內容卻大不相同。

在這邊所講的,倒不是什麼專案經理(Project Manager)或產品經理(Product Manager)之分,就我所看到的,一個專案的從構想到計畫到規格到後面的時程控管,往往不會分給不同的人負責;也不是某種個人的人格特質,而是不同 PM 工作所追求的價值所在。在幾種不同的職場環境中,PM 所能夠追尋的成功目標大不相同,而大大決定了不同的工作方式/生存之道。

我們可以用兩個維度—公司的規模與公司的性質,一位 PM 的環境是在大公司還是小公司,是做專案還是在做產品/服務,區分出四種不同類型的 PM,分別是:全能型 PM、業務型 PM、企業家型 PM 與掠奪型 PM。不過,在這邊討論的 PM,要先排除掉遊戲產業,遊戲是另一個大不相同而且我不了解的世界。

專案型公司 產品/服務型公司
小公司 全能型 PM 企業家型 PM
大公司 業務型 PM 掠奪型 PM

Continue reading

當秋葉原的女僕轉過頭來跟我說了一句話,我和我的小夥伴們都驚呆了

這是去年八月的事。之所以到了現在才敲鍵盤記下來,主要原因是,這個故事基本上算是人生當中的一段黑歷史,可是這個故事,又充滿啟發,每當你回想起來,就會在心頭泛起一陣陣漣漪。

去年八月參加了公司的員工旅遊,是五天的東京自由行。由於我自己沒有規劃行程,所以就跟著公司安排的室友—另外一位在這個業界也算是有相當名氣的工程師,平常不少人也將這類型的工程師喚做「大神」—一起行動。

這位大神級的同事一年可能會去個十幾趟東京聽演唱會,前兩天先走了他的既定行程,先去獺祭把什麼 Beyond 啦、二割三的吟釀還是大吟釀喝了一輪,又搭了 JR 去趟輕井澤,來趟一天的小鎮單車之旅,吃了燒肉,還在輕井澤的 Outlet 買了一盒星際大戰系列裡頭的 AT-AT 樂高回來。至於吃個什麼一蘭拉麵,也是免不了。而就算在電車上往返的時間,大神也沒有閒著,既然是在東京穿梭,那就順便在 Ingress 裡頭把看到的東京地標也都打了一輪。

第三天,沒什麼其他的規劃,由於剛好是週末,就在網路上聯絡了一位因為軟體開發社群認識,現在在東京工作的朋友,看看東京還有什麼好去處。中午先約在池袋,午餐據說是只有當地人才會知道的道地拉麵,走出來看到對面的百貨公司裡居然有個不錯的畫展,也就進去逛了一圈—像我們這麼有文藝氣息的一群工程師,怎麼有辦法抵抗《攻殼機動隊》原畫展這樣的文藝活動呢?

當我們從士郎正宗的原始漫畫設定,一路看到攻殼機動隊 Arise 的美術之後,又想不到行程了。

「走!去秋葉原。」大神提議。

「來東京這麼多次,還沒有去過女僕咖啡店,我們今天就去—解開成就!」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