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國峻、汪友舜

說來奇怪,看到黃國峻的新聞,我聯想到的是汪友舜。

不過呢,我想絕大多數應該都不知道或是記得起汪友舜是誰。

現在如果你透過網路搜尋引擎去找關於汪友舜的資料,大概就只有一筆,這筆資料是台北師大附中的新聞簡報資料,是民國八十年七月三十日的聯合報報導,報導的是汪友舜的死訊。你可以簡略看到汪友舜當年是以全校第四名的成績考上師大附中,他是中正預校校長汪國禎的次子,他只留下了一句話「對不起大家」,就從十七樓上跳樓自殺。這則資料上面沒有標明的,包括汪友舜跟我家一樣住在同一個眷村改建的國宅社區中,所以我過了十年多還對汪友舜有著那麼些的印象,算起來他應該比我大個一兩歲,大概是民國六十三年出生的,而汪友舜當時在師大附中,也不時發表些文章,也是班刊的主編,我對汪友舜更多的印象,就是來自他們班上的那份班刊。

我在八十一、八十二年間在玩台北市某高中校刊社的時候,忘記是誰帶來了幾份那份班刊擺在社團教室裡頭,我自己帶走了一份,不過這幾年又是去金門又是去台南,現在要找出來,也不曉得放到那邊去了。依稀還這麼記得,那份刊物的編排有些混亂,同時摻雜著歡笑惡搞與哀悽傷感的部分,依稀可以看出主編汪友舜身前身後的氣氛差別,同時出現在同一份刊物上。其中大概有三分之一的篇幅,是同學在追悼汪友舜,文中描述的汪友舜,身材不高,削瘦,而印象中他本人在班刊上寫的一篇文章,是淡淡的,而透露著絲絲的陰鬱。

十年前後比較黃國峻與汪友舜,好像就是有著那麼的類似,都對寫作有興趣與熱誠,而黃國峻當然是有成績得多,都是次子,都有一位在社會上享有一定聲譽的父親,有著相同的決定,選擇同樣的方式結束自己年輕的生命—可能也感受到相同的壓力,與相同的痛苦,相同看待世界的視野與角度…。如果汪友舜十年前不這麼走了,現在我想也該有不錯的成績才是,而看過黃國峻的一些短篇,也覺得假以時日,應該還會有更有意思的作品。

看著年齡相仿的同代人就這麼一個個折損,該怎麼說?好像就是一句可惜。然後就是遺忘,人們會忘了黃國峻,就像人們已經忘記了汪友舜一樣。

寫作真是一門爛事業,就真像《男性的復仇》的歌詞一樣,「不是自殺就是他殺」。

Be Sociable, Share!

5 thoughts on “黃國峻、汪友舜

  1. 某個人的電子報裡對此事的意見是,由於經常接觸虛無的感受,於是恐怕難以激勵。無論是先開始虛無或先開始創作,總之古往今來諸多人物都在這其中掙扎,只是有人活得長,有人活得短。
    廚川白村說對了吧?

  2. I knew this name汪友舜 from my friend while we were in high school. She was his classmate in junior high school.

    紥紥實實地過活, 會比較不會太常陷入虛無的困境吧…

    還活著的人, 加油囉~

  3. 我知道汪友舜,也還記得他自殺這回事。

    我是附中畢業的,他是大我一屆的學長。不過他在世時,未曾與他有過什麼交集。
    當年他正升高三,而我則要補考過後才知道能不能升上高二。
    他自殺時是暑假,那天正好是附中第二次補考的日子,天氣晴朗,很熱。耳朵裡盡是蟬鳴。
    我在學校考完補考後,回到家補眠了一下。起床時,電視正在播報關於他的新聞。

    後來不知校方是否受到自殺事件的影響,當天只要有參加補考就不會被留級。
    對我而言這件事只是高中生活裡的一段插曲,卻常常想起當時看到新聞心裡那種複雜的感覺。

  4. 我記得他是誰
    他是我的朋友
    而我……只是一個幾乎快把他忘了的爛人
    那年是民國80年
    那天是7月29日,星期一
    而我又是什麼時候開始,不再想起你?
    83,還是84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