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霹靂火

《台灣霹靂火》真的是很奇異的一齣電視連續劇。

《台灣霹靂火》奇異的地方非常多,但對我而言最有意思的,就在於角色之間關係、身份的不斷移動、互換與倒置。從去年開播到現在,劇情大致上可以區分成幾個階段,分別是(一)警匪時期如擒龍專案、拔聰專案等,(二)Slimbody代理權爭奪大戰時期(包括如玉米爽爽棒等經典情節),(三)Slimbody假藥事件時期(同時包含楊萬斤周碧玉返台、殭屍張志浩與畜生劉文聰大戰直到換肝事件),(四)後Slimbody假藥時期或稱換臉時期。在這不同時期的劇情中,每個角色都有著角色的多重扮演與身份的交換,所有的角色都沒有固定的位置與形象,而是不斷流動的、改變的,造成你在解釋這些角色時,無法三言兩語交代這個角色。

比方說,在劇情裡,劉文聰與王永惠這對情侶,劉文聰在法定關係上,是劉家的長子,但是在血緣上卻是王家的么子,而王永惠其實是劉家的長女,在法定親屬關係上則是王家的么女,原因是在他們幼時劉家與王家互換子女,將劉文聰與王永惠互調所致,所以劉文聰與王永惠便具有著一種身份的互換。而在後來的換面事件中,邢速蘭與周碧玉角色互換,原本演周碧玉的張鳳書改演邢速蘭,演邢速蘭的丁國琳演周碧玉,尤其是在邢速蘭換臉後進行報復計畫的那段劇情,是周碧玉扮演邢速蘭、邢速蘭再扮演周碧玉的三層角色扮演。至於其他角色,李正賢原本是臥底警察,之後變成了正文藥業集團的總裁,劉文聰有的時候是好人,有的時候是壞人,梁志勇一開始同時是警察與歹徒,最近是阿東在扮演這樣的角色,廖鳳鳴原來是女警隊長,後來成為正文的經理,又同時在正文與代信兩個集團之間不斷遊移。李豔萍則是她的的伴侶不斷的更換…。

根據八○年代Hornby的說法,無論是劇中劇結構或是角色的多重扮演,能夠創造的效果是讓觀眾瞭解到在劇情當中所發生的一切都是虛構的,都是由演員所扮演的,怎麼說呢?就比方說觀眾看到邢速蘭在扮演周碧玉,就提醒了觀眾說,邢速蘭也是由張鳳書所扮演的。當觀眾有在「看戲」的自覺與意識後,便可以與劇情保持一定的距離,而在《台灣霹靂火》到目前出場人物共計五六十人之多,觀眾的情緒也缺乏一個固定的移情對象,所以可以這麼說,《台灣霹靂火》的觀眾,都是以旁觀者的身份看戲,而不容易將自己想像成劇中的哪一個人物。—《台灣霹靂火》的劇情是充滿Brecht所謂「疏離效果」的,不過我想Brecht再世看到疏離效果被這樣使用,大概會吐血到死。

甚至觀眾也可以理解,劇情的發展往往是根據劇組的實際需要,而不是劇情本身的需要,當觀眾看到周碧玉被劉文聰推下海後失蹤,馬上便可以聯想到那是因為張鳳書去對岸拍另外一齣戲,而不會在乎張鳳書回來之後,一個人從台灣漂流到福建湄洲居然不會死是多麼不合理。可以這麼說,在誇張、荒謬、不合理的劇情中,其實可以看到更多溢於言表的真實。

所以前一陣子魏玓在《媒體小鋪電子報》發表的〈燒不完的霹靂火〉中提到《台灣霹靂火》創造的現象,是這麼描述的:

有許多人覺得,《霹靂火》的劇情荒謬不堪,故事進展漏洞百出,更不用說台詞和表演的誇張與煽情,「怎麼看得下去」?但我們不妨這樣看,正是因為這些原因,才讓人著迷不已。據說有不少年輕觀眾邊看邊笑,享受著荒謬劇情與認真表演的奇異融合,然後說出「怎麼這麼誇張?」的樂趣。另外有一些人更為主動,他們眼見劇情推展的天馬行空不近常理,乾脆自己在網路空間裡熱烈猜測和討論故事的下一步,帶來某種生產性的樂趣。觀賞《霹靂火》變成一場生動的遊戲,耗掉了時間,除了讓廣告滿檔,似乎沒有留下什麼

這就是上述「疏離效果」的實際展現,某些觀眾無法將自己的情緒移入劇情中,便認為《台灣霹靂火根本稱不上是一齣戲。而對某些觀眾而言,就是因為觀眾與劇情有著一定距離,感情不被劇情牽著走,而這段距離,也就成為了觀眾主動參與的空間。對Brecht來說,這個空間用在他的政治劇場、史詩劇場,是用來啟發觀眾對政治、社會的思考,《台灣霹靂火》當然不具有這樣的目的,但是在魏玓所說「生產性的樂趣」中,並不見得說救「似乎沒有留下什麼」,比方說DJ文聰在網路上發表的一系列電子音樂作品,某方面來說,便創造了台灣流行音樂的一種新的形式(?),其中一條〈劉文聰槍殺毛主席〉,則又是將劉文聰當作是某種符碼的重新創造。

有沒有留下什麼,很難說,真的很難說。你說什麼真善美,什麼公共的利益啦理想啦,有時都沒有一笑來的真切呵。

另外,順道一提,《台灣霹靂火》編劇鄭文華前兩天針對有家長反應,家中子女可能會因為模仿劉文聰而有不良影響,回覆說,哪部戲裡頭沒有壞人。話是不錯,不過…《台灣霹靂火》裡頭有好人嗎?呵呵。

Be Sociable, Share!

7 thoughts on “還是霹靂火

  1. 霹靂火是一部毫無邏輯概念的一部戲,
    不僅把台灣警察當白癡,各項劇情都把
    邢速蘭塑造成無敵鐵金鋼,還把劇中的其他
    人物醜化成自私白癡的惡魔黨,
    真是一部爛戲

  2. 結果有趣的是《台灣霹靂火》的編劇鄭文華自己還是個香港人
    聽說在十幾年前因為結婚遷來台灣

    我想說的是這樣的一齣戲竟然還不是由台灣人自己寫的
    台灣真的太ㄍ一了

  3. 結果有趣的是《台灣霹靂火》的編劇鄭文華自己還是個香港人
    聽說在十幾年前因為結婚遷來台灣

    我想說的是這樣的一齣戲竟然還不是由台灣人自己寫的
    台灣真的太ㄍ一ㄥ了

  4. 大家安
    我是對岸來的
    沒看過屁屁火
    但是有耳聞啦

    印象是………劇中的人物卡像大陸的東北人,卡會鬥嘴罵人………….

    我曾經看過一個東北人在網吧(網咖)裏用語音聊天,竟然連續罵3個小時沒有間斷,沒有喝一口水,當時我真是驚詫萬分………

    Yoho~By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