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不得等待果陀

等待狗頭或許是因為過年的關係,資訊的靈敏度降低,或是因為台北連日的綿綿陰雨,成天噴嚏不停,鼻子也都遲鈍了,到了今天才注意到這麼一件事情。

根據法新社十八日的報導,德國導演Philipp Kochheim原本預計在二十四日,在威廉港(Wilhelmshaven)演出荒謬劇場宗師山謬‧貝克特(Samuel Beckett,1906-1989)的名著《等待果陀》(Waiting for Godot,在線上可以找到英文劇本),然後卻遭到禁演,原因是在二十四日的演出中,計畫由女性扮演兩名主角艾斯特拉岡(Estragon)以及拉第米爾(Vladimir),握有貝克特德國版權的出版商費雪維拉格(S.Fischer Verlag)出版公司以為因為貝克特不希望女性在此荒謬劇中演出,以尊重貝克特為由禁止這場表演。

報導中是這樣說的,去年十二月法蘭克福附近的一個小劇院演出「等待果陀」時,同樣禁止一位女性演出。而德國的女性想要想要在《等待果陀》中演出,必須等到2059年,因為在貝克特死後七十年,貝克特著作的德國的版權才屆滿期限。

看到這則報導的時候的直覺反應是差點沒有昏倒,版權的持有者同時身兼意志的代行人,在二十一世紀世界的運作看來比貝克特的荒謬劇還要荒謬。

而最近幾年印象中,台灣將《等待果陀》重新搬上舞台最出名者,是表演工作坊的《等待狗頭》,在表演工作坊的演出中,分別由丁乃箏以及蕭艾,飾演艾斯特拉岡與拉第米爾,在德國女性不得等待果陀,在台灣女性倒是可以等待狗頭。難得發現,原來在台灣,可以有著比所謂第一世界更多的自由。

Be Sociable, Share!

4 thoughts on “女性不得等待果陀

  1. 因為女性來演就不能叫她們”哥哥(gogo)”和”弟弟(didi)”了吧…
    哈,亂講的….為什麼貝克特會不希望女性來演啊?

  2. 老實說我也很好奇,不過Beckett到底有沒有不希望女性演出《等待果陀》,還有為什麼會如此,我過去沒有讀過,有時間的話來蒐集看看相關資料。

  3. 只是想到,版權?? 那Rem Koolhaas出版的中借”等待果陀”的來詮釋自己在鹿特丹蓋的Kunsthal美術館算不算侵權啊。
    又,在台灣(第三世界)搞創作果真是天高皇帝遠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