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電視節目

晚間七點,年代新聞,主播是張雅琴。在獨家新聞單元中,播出藝人宋逸民在結婚年餘的妻子張維齡產下第一胎嬰兒之後,每天會固定在睡前為妻子按摩五分鐘,產後就不會產生姙娠紋,張維齡在鏡頭前興奮的展示她的肚皮,果然是一點姙娠紋都沒有,張雅琴同時恭祝宋逸民日後的演藝事業能夠更上層樓,是則相當充滿人情趣味的新聞,真不錯,真是一則大獨家。

晚間八點,公共電視,《風中緋櫻—霧社事件》。在演了兩週之後,今天演到了昭和五年(1930)年的十月二十七日, 莫那.魯道聯合了馬赫坡、荷歌、波亞倫、斯庫、羅多夫、塔羅灣六個部落,在巴沙歐.莫那、塔達歐.莫那以及比荷的率領下,趁著日人在紀念北白川宮能久親王斃命而舉行「台灣神社祭」時,在聯合運動會場上揭竿起義。

在起義的前夕,低沈的鼓聲不斷營造著即將有大事發生的氛圍,在日本警察小島的眼中,看著遠處燈光下霧社族人圍繞在一起商談的剪影,深深的覺得不對勁,當晚,有族人躺臥在由夏靖廷扮演的老闆開設的日式酒店門口,想要聞一聞酒香,卻被驅趕,老闆說:「這個地方只有日本人可以來,不是你們來的地方。」比荷見狀,把族人拉開,說我們先回去吧,不過,比荷眼中露出精光,露出一臉淺淺的微笑,「明天,我們還會再來。我們一定還會再來。」

編劇為了強化劇中的戲劇效果,將起義這天,剛好安排成受日本教育的「蕃童」花崗二郎以及高山初子的結婚週年,二郎與一郎分別送給初子與花子懷錶當作紀念禮物,讓這兩對夫婦在幸福的至高點時發生巨變,同時在運動會場上,日本國旗在由沈緩的,由風琴演奏的國歌〈君之代〉冉冉上昇到最高點的時候,爆出運動會場上的第一聲槍響,然後換上的是激昂的配樂,畫面中是一連串慢動作剪輯,在匆忙走避的人群中,一郎無聲的呼喚著花子,花子也急切著想要抓住一郎,塔達歐(奇怪,每次看到演塔達歐的那維勳,總是會想到他在《我們一家都是人》的演出,反而很難習慣他在《風》當中扮演的角色)在日本警察主任山崎身上開槍後,接連用山刀繼續刺了無數個窟窿,接著是在運動場外,在霧社的街頭巷尾不斷追殺,莫那.魯道率領族人搗毀了日人學校裡的所有陳設,之後一同舉槍歡呼。

整段劇情殺的是日月無光,天地變色,屍橫遍野,堪稱是台灣近幾年連續劇史上最血腥暴力的鏡頭。

Be Sociable, Share!

2 thoughts on “今天的電視節目

  1. 昨晚《風中緋櫻—霧社事件》的反抗行動真的是近幾年來連續劇最血腥的嗎??

    看了一些臨時演員的演出,實在有點%^%*))_(+5。
    破壞了整齣戲的高潮∼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