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soon is now?

騎車的時候可以看到台北市公車上掛著民進黨立委黨內初選的車體廣告。在台北市南區,你可以看到車上掛著「唯一忠誠改革派立委」黃誠,與陳水扁握手的照片,一旁寫著斗大的標語「終結派系、誠信立國」,-「忠誠改革派」要來「終結派系」?那第一步或許就該是先把「忠誠改革派」給終結掉吧?在新店,你可以看到蔡煌瑯的廣告,標榜是「阿扁捍衛者」,也不知道蔡煌瑯是在競選立委,還是表態說,他其實想當總統府侍衛長,可能的話,三一九那天,他還可以幫阿扁擋下兩顆子彈?我不知道懸掛這樣的車體廣告,是希望選民認同些什麼,這是什麼狀況?

我也不知道我可以認同什麼,想了想,我甚至不知道我想要認同什麼。

打開電腦連上網路打開瀏覽器,迎面而來的就是什麼「私交私交」的,我搞不清楚誰跟誰有私交,也搞不清楚什麼動保論述與來龍去脈,可是,斷章取義的讀了一整個討論串,某些句子讀了也真是叫人胃痛。你很難想像在八年前喊著「讓商業邏輯下失去戰場的理想在網路發聲」的人,八年後說的話是「我不能把社運團體的作風帶進商業網站」,老實說,剛看到這句話,你直覺會聯想到「換了位置就換了腦袋」這類的說法,當然啦,換了位置就換了腦袋,也不見得不好。而看完整個討論串,大概覺得有幾個重點:

一、是立場問題,立場就是,不管你們怎麼樣,遇到這種事情,我們壓力很大,因為有這種壓力,所以一定要保護自己。而我們除了面對你之外,還必須面對其他報主,我們為了保護自己以及面對其他報主,所以,很抱歉,就是必須這樣對你。

二、是權責問題,權就是「訂定『若涉入訴訟,先暫時取下文章』的原則,就只好一視同仁。依照合約,這部分屬於我們的權責。」「取下文章,本就在我們的權責,不需要訂定新規則。」責就是「管你有多好的理想,你怎可要求別人也一起跟你承擔訴訟的風險」。權都是我的,責都是你的,真好。而權責的根據呢?根據一份雙方從來就沒有簽署過的合約。

三、是到底有沒有「私交私交」的問題。這邊舉了一堆多到懶得看的信件,說有私交介入,到底有沒有呢?自然是沒有的。證據呢?都躺在我的電腦裡,「可惜我無法跟你證明這些事情」,這句話意思就是反正我沒有辦法證明也不打算證明,另外,喔,這件事情是被報導的當事人想要拿掉某個記者寫的文章,所以相關決策過程,喔,你是記者,你可能會亂寫,所以這件跟你有關的事情,就因為你是記者,所以詳情都不能告訴你。

總之,「當中的轉折,希望你能體會」,希望你能夠體會為什麼我要拿雙方都沒有簽署的合約說明權責,體會我為什麼不能讓決策過程公開,體會我為什這麼不能體會你們。

這又是什麼狀況?

我是當事人的話,我應該會直接回個一句:「體會?你怎麼會跟得不到體會的人要體會?」這個句子的原型出自電視連續劇《人間四月天》,原始句型是:「自由?你怎麼會跟沒有自由的人要自由?」在劇中,這句話是張幼儀對徐志摩說的。可是我也不曉得我有沒有體會別人的能力,我也卡在我自己的小小角落,而喊著「讓商業邏輯下失去戰場的理想在網路發聲」的人,在八年前也該與我年紀相仿,而我再過八年又會成為怎樣的人呢? 一個決定進入商業公司的決定,可以讓人的變化這麼大嗎?這是什麼狀況?

打開信箱,看到的又是南部某個藝術研究所的連署信,說什麼所上已經有三位老師與二十來位研究生已經簽署了連署書抗議所長。這一頭則有同學用MSN傳訊息過來,抱怨他如何博士班口試失利,說另外一位考生原本口試的順序應該在最後,卻因為要趕飛機,所以插隊排在最前,他一個人就用掉了一個小時的時間口試,而其他人卻連個十幾分鐘都談不了。煩,你知道在紙面上寫作或畫圖,與在電腦上作業的最大差別在那邊嗎?在於你在紙面上作業的時候,白紙上從來就不會自己跳出一個視窗,上面寫著「幹幹幹幹幹」之類的句子,而很不巧的,你想要專心的時候,往往很莫名其妙的,會一次跳出四五個視窗,會有連續四五個人一同傳訊給你。

今年國科會的碩士論文獎停辦了,對,就是那個前幾年開始,只要你的論文得了這個獎,你又繼續在國內念博士班的話,你就每個月可以得到兩萬八補助的那個獎,獎本身不重要,重要的是那個補助,你莫名其妙的決定去考博士班,還莫名其妙的考上了,你現在卻連學費的著落在那裡都不知道,你也不知道接下來你又要怎麼養活自己,你更搞不懂,為什麼考個博士班的報名費,居然可以要價新台幣四千五百元,這個金額大概可以讓每位口試委員,分別吃個兩次超豪華涮涮鍋了。這又是甚麼狀況?

大概過完這個月,也不會像目前這樣接案子做了吧?接案已經接到意興闌珊了,你發現,太大的案子你吃不下,所以你接了一堆小案子,而同時手上有很多小案子的狀況就是,你根本找不出時間去討債,結果就是沒案子的時候你沒錢,作案子的時候更是又沒時間又沒錢,書本好像也荒廢了。所有的合約都像是假的,唯一有意義的大概是某些案子會先扣你押金,然後費用從來就不會按照合約上的時間給你,要不然就是片面延長案子工時增加工作內容,然後就笑嘻嘻的跟你說,「你好,我們已經同意你的企劃了,請開工吧」。你開始覺得董念台在台灣這樣的事業的確有其正當性,但是你好像又請不起董念台的討債團隊,而在剛繳了稅、國科會論文獎又停辦的同時又傳出六千億軍購,你格外氣憤,你也不知道氣憤的是沒有正義,還是把自己的不爽投射出去而已。

你不懂為什麼號稱是你朋友的人做急件也想跟你殺價,自己所有的文件都還沒搞定,要在一個星期中生出兩本手冊卻想拿這樣的價格打發你,你不懂這個星期內他每天都看到進度每天都送給他校閱他卻在最後一天吹毛求疵,然後跟你說什麼「在商言商,你一定要改成這樣」的話,哈,在商言商我一開始就不會接你這個案子,這個時候卻又開始「在商言商」?這是什麼狀況?

你也不懂你怎麼會看到一群快閃族怎麼聚在一起之後,就忘記自己原本的訴求忘記自己到底想要什麼,要開始討論怎樣發展組織深化論述拿一些自己都不懂的東西當作是群體共同的訴求,開始每天討論媒體怎麼報導你,開始的又是世界對你的看法與你對世界的回應的策略與會議,一邊希望內部所有人的想法都相同,一邊又希望別人看待你這個團體與所有的團體比較之下都不同,那你到底要的是什麼呢?這又是什麼狀況?我這麼多牢騷又是什麼狀況?

所有的沮喪感加在一起,乾脆去自殺算了。可是我怕死。

這是什麼狀況呢?這狀況就像你在颱風夜裡騎車橫過華江橋,橋上卻沒有路燈。就像你覺得你需要涼爽,所以你開窗,但窗外總是只有飛昇蒸騰的熱氣,從窗外灌進的風也是熱的。感覺就像是蚊香永遠趕不走蚊子,你始終全身搔癢。就像你不懂為什麼走在街上,到處都有那麼多人,但是你每走進了那個圈子,你又莫名其妙的覺得,為什麼這個圈子這麼小,什麼人好像你都認識,或是那些你不認識的人,為什麼都很奇怪的,都認識你。感覺就像是你滿肚子都是大便你想要說的就是只有「幹」,你在說這聲「幹」之前還必須要故作姿態想想你幹的對不對幹的好不好幹的悅不悅耳好不好聽。感覺就像是你想要透過耳機將自己與世界隔離開來,但是iTunes裡頭傳來的,為什麼是這首How Soon is Now

I am the son
and the heir
of a shyness that is criminally vulgar
I am the son and heir
of nothing in particular
….
When you say it’s gonna happen “now”
well, when exactly do you mean?
see I’ve already waited too long
and all my hope is gone

Be Sociable, Share!

6 thoughts on “How soon is now?

  1. 關於要專心的時候MSN傳來一堆訊息開出一堆視窗的事情呢…..改掉一開電腦就開MSN的習慣吧…..個人認為要工作時開MSN是很不智的行為

  2. > 這個金額大概可以讓每位口試委員,分別吃個兩次超豪華涮涮鍋了
    這是指”那種”涮涮鍋嗎? 吃之前還要跟女店長聊上一段的那種…(爆逃)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