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紀錄片成為新的教堂 ─ 試論《生命》及其文化現象

今天看到郭力昕所寫的〈當紀錄片成為新的教堂 ─ 試論《生命》及其文化現象 〉。只是覺得,當你在懷疑《生命》這樣的紀錄片文本的時候,除了用批評,在一個文本之上繼續添加更多的文本,又是怎樣有意義的生產呢?問題是我也部知道怎麼的,也在故意或無意之間,要走道這樣的文本生產的道路上。

或這麼說吧,我覺德,在看了《生命》之後,多少也該注意一下重機隊裁撤這樣的消息。反省與感動之外,人多少也該看一下,世界上各種緊急需求是真實存在著。

Be Sociabl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