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這個中文媒體數位典藏與新聞標示語言研討會…

剛剛才在中華傳播學會的網站上,看到這則關於中文媒體數位典藏與新聞標示語言研討會的消息,看了一下內容,議程還算是有意思,特別是第二天的議程部份,至少可以看看那福忠他們的系統是怎麼做的。

不過,根據數位典藏國家型計畫的網頁公告,要在這周的週三、週四(11日至12日)舉辦研討會,但是研討會公告卻是在五月1日才貼出來,中華傳播學會也是在5日左右更新、交大傳播系則是在6日才有這則消息:而關於研討會的主要消息,都是放在中文媒體數位典藏與新聞標示研討會這一頁上,從網頁下方可以看到,每天的瀏覽人數只有十幾人,有多少人知道這個消息?此外,研討會又是選在週三、週四這樣的時間,實在很懷疑有多少人能夠抽出時間來參與,至少,我是絕對抽不出時間來。—我甚至懷疑主辦單位好像是故意不希望別人去參與這場研討會。

而有時候看到這種與線上新聞或線上出版的學術活動,總有著一種無力感,而這種無力感的來源在於,你會發現,當人們站在所謂的學術的位置上時,對於某些工具開始流行的時候,對於這樣的對象、這樣的工具,或是繼續進行應用性質的開發,以供某些領域的應用,或是以一些社會科學研究方法,把某種工具的使用當成社會現象研究,取得某些量化或質化的結果,例如台科大正在進行的問卷調查等。

但是,如果是要將這樣一套工具不是視成一種對象,而是就是當成進行學術研究時自己的工具,至少拿來當作是整理書目、分享書單的工具,當成建立、彙整個人心得的的工具,拿一套工具來幫助你讀書,這樣的事情在台灣卻是乏人問津。

也不知道是台灣待在學術這種位置上的人以為自己所擁有的工具都已經夠方便,已經不需要新的工具,還是根本來說,當你在學術的位置上時,你就只會把自己隔離於世界之外,眼中就只有對象與他人,而看不到對象與自己之間的關係,甚至來說,根本看不到自己,也就是,根本就沒有反省。你可以對國外流行什麼、在國內這些東西的價值是什麼,還有無數的什麼什麼侃侃而談,但根本來說,你從來就搞不清楚也不打算搞清楚自己是什麼。

所以想想,我好像也搞清楚了為什麼我一直以來,對於什麼無名小站佔用什麼學術網路資源做商業目的這類事情,不發一語。因為捫心自問,自己也沒有真的做出什麼多學術的事情出來。

Be Sociable, Share!

4 thoughts on “話說這個中文媒體數位典藏與新聞標示語言研討會…

  1. 先針對您最後一點最發言:
    我認為您的發言是很有價值的,至少我看得出來是有經過一些思考後所得到的總結。這樣其實就夠學術了,我認為您已經符合了學術的基本「精神」。我認為「學術」就是一種用理性思惟去探究事實真相的一種手法。學校的研究當然爾是學術,但平凡如你我的思考只要符合其精神也是學術。

    只是不可否認,學校是這方面的專業機構!

    而學校若是沒有好好的教導學生,這種精神。學校也只不過是個「環境」罷了!

  2. 對於樓上的發言只有一個反省,那就是沒有工具怎麼做好研究?不能再以以前的觀念來要求從學學術工作的人。突然覺得跟大煉鋼有異曲同工之妙…:XD

  3. 問題是,研究工具、發展改善工具,是沒有學術價值的。看看多少文法科或社會學科的論文,到現在還是清一色 MS Word ,對於晚近的新媒介(大概從幾年前的 BBS 為濫殤吧),老是寫一些只要有上站就知道那是怎麼回事、說不出新意套一堆名詞的廢話──一些如果我不為了畢業、不為了升等,根本就覺得是笑話的東西。Zonble 這句話我覺得說得含蓄,但是有說中我心裡那把惱怒的火:

    「當你在學術的位置上時,你就只會把自己隔離於世界之外,眼中就只有對象與他人,而看不到對象與自己之間的關係,甚至來說,根本看不到自己,也就是,根本就沒有反省。」

  4. Pingback: Tse-Ching’s blog » Blog Archive » 無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