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象的《泉》

剛剛在紐約時報網站上看到這則消息:Conceptual Artist as Vandal: Walk Tall and Carry a Little Hammer (or Ax),內容是:週三在法國龐畢度中心展出達達特展的會場上,一名叫做 Pierre Pinoncelli 的表演藝術工作者,拿了一把榔頭還是斧頭,去砸了杜象(Marcel Duchamp)的「泉」(Fountain,是了,就是那個小便斗)。

好像還沒有在中文的新聞報導中看到這則消息,查了查,只有在五日的時候,archymiste在他的blog上發表了〈藝壇趣聞一則〉,看來archymiste應該是人在法國,他文中的資料是直接譯自 Yahoo.fr「奇聞軼事」欄。

很想寫點什麼,但是這兩天實在太忙了。

Be Sociable, Share!

2 thoughts on “杜象的《泉》

  1. 杜尚的《泉〉本身就是随便找的一个尿池。
    杜尚想借此表达一个“工业品与艺术品有无界限”的命题,从而成为了现代美学史上的重要事件。
    所以,任何小便池都可以代替它,不用惋惜。

  2. 同意,《泉》只是象征意义。
    那个小便器只在展出的当时被赋予某种内涵,展览结束小便器还是小便器,泉还是泉,彼此没有联系。
    相比较而言,砸《泉》的人显得很无趣,不排除是借此举出名。因为砸大卫太惊世骇俗(还得面临判刑),也同其砸《泉》那种反“侮辱传统”向左。
    如果达达艺术家们尚有针对性(即使含糊不清)的话,这位人士实在没有理念。

Leave a Reply to ombre Cancel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