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健近年詩作的空間與時間美學

張健的近年詩作可說是身邊一些朋友的最愛,並且儼然成為一種詩體,不過,之前幾位朋友似乎都址關心在張健的形式美學上,例如做出了「張健體可押韻可不押韻,但以不押韻為正格」這樣的結論。

而前兩天有位朋友跟我交換了對於張健近年詩作的看法,他以為,張健近年來所企圖表現的,是以精練而簡短的文字,在寮寮數句當中,從生活中的一個簡單事物或是意象出發,並且將這種體驗透過轉喻,進一步反省、精練、深化,而終極的目標在於創造出亙久恆長的時間、與向外無限延展的空間,是一種小中現大,由「意」延伸、拓展、構建出「境」的意境方法。而他一再使用相同的形式,其實也就在不斷重複實驗,如何達到最高的意境。

而從「意」中創造「境」,以結構來分析,張健通常從主體與客體之間的對話著手,以對於客體的認識開始,從中了解、描述客體與主體之間的關係,但是在理性認識的過程中,他逐漸消弭主體與客體之間分野的邊界,讓主體與客體的定義都逐漸模糊,最後達到物我何一,而在這種「一」當中,主體不僅只是融入客體,同時也就融入了無限的空間與時間。用圖表的方式描述,張健時空美學的詩作結構大致上採用了:「描述客體(妳)」->「描述主體(我)」->「主客關係(我對妳做了什麼)」->「進入永恆的時空」。誠哉此言,一格誌之。

自然,美學需要透過作品來體現,雖然張健不是每首詩都完整交代這四個進程,或是有些步驟的順序可能顛倒,但是大部份作品,都可以看到這種意境方法的精神。例如,他有特別強調時間感的作品,無論「千年萬載」、「永不枯萎」、「延年益夢」、「一次又一次」,強調的都是這種無限的時間:

「口碑」 昨夜品嚐你/香脆又可口/千年萬代後/口碑仍流傳
「果汁」 妳是一隻橘子/我夜夜擠搾妳/搾成一杯果汁/喝了延年益夢
「水源」 我喜歡喝妳/上中下三個水源/晝夜灌注我/使我永不枯萎
「唐詩」 妳是唐詩三百首/我每天吟誦一首/剩下六十天/夜夜念奴嬌
「瓷杯」 我是妳的瓷杯/晝夜供妳飲水/滋潤妳的喉嚨/營養妳的靈魂
「軟糖」 我落在妳嘴裡/妳把我含成軟糖/薄荷味的/永不溶散
「酒」 妳的原始洞穴裡/溢滿稠稠的白酒/我夜夜俯身痛飲/醉得不省人事
「硯」 妳是一塊精美的硯台/來自徽州,來自古代/我用我的大毛筆/浸入妳的墨池/一次又一次

張健近年詩作中的空間美學表現,約略也可以分成兩個部份,一種是主體面對客體時,將客體放大,進而感嘆自己的渺小,而融入到客體當中:

「肉包」 妳是一隻大肉包/豐盈且美味/而我是中間的肉餡
「樂園」 妳是我的樂園/滑梯、鞦韆/拉環、蹺翹版/雲霄飛車、旋轉椅/樣樣都齊全/還有一大片草原
「人家」 我的小橋流水人家/全在妳小小的胴體裡
「血」 我在妳裡面/不肯走出來/妳遂溶化我/成為一滴血
「井」 我投入妳的百年古井/變成了一顆小小蝌蚪

而在交互關係中達到徹底的交融:

「葡萄柚」 妳是一隻葡萄柚/昨夜 開妳的豐滿/一瓣一瓣似新月/甜中帶酸/苦而回甘
「灌」 妳這麼美好/我幫妳加油/用我的精華/灌溉妳的田園
「宣紙」 我是一枝兔毫筆/妳是一張大宣紙/每天瀟瀟灑灑地/在妳的身上寫字
「崩裂」 我其實已經崩潰/卻裝作平安無恙/只要妳輕輕一噓/我便會千分萬裂

最後創造出無限的「境」、無限的空間:

「綠洲」 我是一片沙漠/妳是海市蜃樓/我兩合在一起/變成無垠綠洲

追求時間與空間也是並行不悖的,而在簡短的文字的最後,往上下四方猛的開展開來的,其實莫過於前幾年張健所創作的—也是身邊朋友幾乎一致喜愛與推崇的—〈白馬〉。其實張健在〈白馬〉中就達到這樣的時空美學的實踐的高峰—又大又持久。

「白馬」 妳是一匹白馬/全身潔白無暇/我騎在馬背上/直馳向太平洋

詩行嚘然而止,而在面對太平洋的時候,誰能夠不靜默呢?

Be Sociable, Share!

16 thoughts on “張健近年詩作的空間與時間美學

  1. 你的分析太纯理论了,忽视了他的诗的两大基本特征:1。女体崇拜;2。对性交的戏谑化比喻。
    觉得他的诗不过是腐儒的情趣诗而已,充其量相当于辜鸿铭对“三寸金莲”的题咏。
    读一首两首还觉得有趣,通篇都是如此便觉得肉麻恶心了。

  2. 呃。「最愛」這兩個字有沒有誇飾啊?
    這樣的詩怎麼好像路上隨便抓一個人都寫得出來。
    更別說可成為一種詩體了。
    形式或內涵完全沒有特殊之處,
    我記得小時候翻過一本粗濫編成的小詩選裡這種程度的作品滿坑谷。

    = = 沒有特別意思。只是單純覺得張健的詩很,唔,而已。

  3. 反諷的至高境界,就是讓大家都看不出來嗎?

    「…一再使用相同的形式,其實也就在不斷重複實驗,如何達到最高的意境。」喔喔,好愛這句話;我一定要背起來,用來嗆那些嫌我寫歌怎麼寫都是一種調調的人! XD

  4. 一定是反諷–臧伯寫這種文章,通常是反諷。這種「成見」,有助我們心照不宣地快速進入狀況。「身邊一些朋友的最愛」,這句話的想像空間相當寬廣啊!

    至於那些詩作,我認為,他不只是意淫,而已經可以說,就是手淫了,看那些文句編排的節奏,多像。至於「時空美學的實踐的高峰」,那個「峰」字也該改一改。

    「創造出亙久恆長的時間、與向外無限延展的空間」--男人最普遍的兩種焦慮,在詩中得到解決了。於此,雖然它或許登不上大雅之堂,但是我們要肯定它對於作者本人以及喜好者的心理功效。

    然純就詩句而言,「綠洲」倒是相當不錯。

  5. 致以上回應者:

    張健詩的高度不是淺嘗即止的人能夠理解的,
    我本來也和你一樣,對他不抱敬意,
    但你必須先能面對他大量的創作,
    並且體會在慘澹的日子裡,張詩所曾帶給人最珍貴的禮物——
    歡笑
    你才能對先生的毅力,
    與他的無所吝惜,
    在靜默中重新做出較恰當底評價。

    人可以逃避太陽,但陽光永遠閃亮。

  6. 啊,三兩句就高潮了啊!

    文字果然還是比動作片有意境啊!而比起對細節過分描述的情色小說,張教授的詩結合日常生活中那些不可褻瀆的人事物,更能喚起我的新鮮感,讓我輕易越過了那條火線,瞬間達到高潮。

    是我十數載人生裡少之又少的強烈衝擊。

    張教授有出詩集嗎?晚輩想一探究竟。

  7. 致六樓:

      肅然同意!讀之未審,是我之過。那樣在慘澹中給出的歡笑,的確要用謙遜的態度去品味才是。

  8. 臧伯的想法……剛剛從Google搜尋「張健 詩」,原來本站還有其他三篇相關文章,看了應該就大概能瞭解臧伯是怎麼想的了。

  9. 看來張健特別擅長這類詩作,也難怪臧伯這麼長篇大論了。

    詩的內容的確夠通俗,人人都能想像其意境。
    可見的缺點是,雖然作者極力創造出一種永恆的時間與空間,但卻是失敗的。

Leave a Reply to 黃虹堅 Cancel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