牢騷

所以說,我們需要戲劇系或是戲劇學院做什麼呢?每年從戲劇系裡頭畢業那麼多人,裡頭有多少人有辦法有機會做自己的戲,做出一些自己希望能夠在舞台上被看到的戲。

你從新聞上看到南風劇團就因為拿不到文建會的補助面臨斷炊,你看到新聞這麼說:「演而優則導的楊謹雯心情五味雜陳,她說進南風10年了,從一個不會演戲的小行政人員,搖身成為靈魂的導演,一路看著跟著南風成長,什麼大風大浪也都經歷過,但從沒想過,19年的南風戲團會有這一天。」(話說,花政府的錢花了十幾年,最後還連養活自己的能力都沒有,如果就投資的角度來看,這實在也是很差的投資。—你要怎麼證明拿了政府的錢之後,在這十幾年間有過怎樣的進步嗎?而如果說南風像是新聞中所說「南台灣的雲門」,不知道是用什麼角度比較的,也沒看過南風做過什麼舞劇,而更大的差別,我想應該是獲利能力吧…。)(又話說,若干年前去聽了一篇叫做什麼〈九○年代台灣小劇場初探〉之類的小論文,裡頭把南風劇團也列入小劇場之列,當場就有人提問—南風怎麼會是小劇場呢?南風已經是高雄地區最大的話劇團體了耶。論文發表人的回應是一句:是喔?我不太知道如何描述當時的氣氛。)你也從新聞上看到熱愛戲劇的研究生為了調整燈光因此從幾層樓高的地方摔下來。

然後你發現,如果你熱愛戲劇,如果你希望台灣的舞台上有著蓬勃的表演活動,你該做的事情絕對不是自己一股腦投入到戲劇裡,而是去賺錢,去賺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很多的錢,最好是變成最有錢的人,也就是所謂的首富,有錢之後再投入於文化與表演活動。投入的方法有很多種,跟女明星鬧緋聞是一種,另外一種則是去成立基金會,如果你想要培育你的下一代,基金會也可以交給你的女兒掌管之類的,然後透過基金會找一大堆人來演出可以為你的家族歌功頌德的戲—例如,你家裡頭賣拉麵的,就可以演個什麼拉麵青年成功記;當然,我們相信,如果你祖籍來自於山西,演出山西商人的奮鬥史,必定更加深刻感人。

或許會問,這種為家族歌功頌德的戲會有人看嗎?怎麼不會,而且比什麼戲劇教授戲劇研究生做出來的戲好看多了,一方面人家有錢可以搞大場面大製作,再來,弄個基金會搞出為家族歌功頌德的戲,意義上也跟學院戲劇差不多—你覺得演個後設戲劇有什麼搞頭呢?搞個一兩部就算了,怎麼這年頭三不五時就要來個後設戲劇呢?—喔,所謂後設戲劇通常就是一群演員透過表演暴露劇場工作是怎麼運作的,然後討論劇場能不能夠呈現真實,然後誇談布雷希特的疏離效果(問題是,這年頭大家每天電視新聞與韓劇日劇都看多了,一年會去個幾次劇場?誰去看舞台劇不疏離啊。)(而且這年頭都已經是用網路影音檢視電視新聞是否真實而這段影音又被報紙拿去當頭版頭條當成後設新聞的時代了。)但是你看到這種戲,能夠想到的,總是戲劇科系或是戲劇社團學生因為實在沒有什麼日常生活經驗,只有那麼些在劇場生活的經驗,所以也就只能把這些經驗拿出來演。泡在劇場中的大學生的喃喃自語與山西商人的喃喃自語,總歸都是喃喃自語。

但是山西商人的喃喃自語總有個好處。山西商人或許生在台灣長在台灣,名字裡頭甚至可能就有個台這個字,但是他在台灣搞出這些擺明了就是認同的是中國認同的是山西的東西,擺明了他認同的就不是台灣,傳出緋聞的對象都是香港人,弟弟最後是死在北京,也沒有人說他不愛台灣,多好哇。一方面可能是就此證明了統獨啦、主體性啦、國族認同都是假議題,也可能證明統獨啦、主體性啦、國族認同其實是有個明確經濟地位屬性的議題,因為當你有錢到了一個程度,就不會有人質問你指控你到底愛不愛台灣,而是來巴著你懇求你趕快來愛台灣。也有一個可能啦,就是如果你說他不愛台灣,他可能會先找律師起訴你,接著要求假扣押新台幣三千萬。

有時候你也會想,像是保留樂生院區這種爭議,跑去跟蘇貞昌下跪做什麼呢?應該去向山西商人下跪才是。你知道樂生問題的背後,是那塊土地的利益之爭,而利益的問題用利益的手段解決豈不是頂好—應該去跪請山西商人出來拼人權,拿出九牛一毛的錢把樂生周圍的整塊國有地統統買下來,除了樂生的院區之外(或許也可以改名叫做晉商院),其他土地就拿去當作家族墓園好了;是啦,山西商人是早就有一塊家族墓園,好像叫做「愛物園」,這個園也不知道到底愛了什麼物,把樂生整個買下來,把家族墓園遷到樂生院旁邊,把樂生院(或,晉商院)原地保留下來,才比較民胞物與一些。你也可以因為山西商人這麼保育樂生人權,請他出來選總統,把票投給他,不過呢,山西商人好像已經是台灣的地下總統了。

那種感覺就像是,你跑去戲院去看《瞞天過海》第三集(對,你比較想去電影院看《瞞天過海》)。電影裡頭喬治克隆尼一行人為了要整垮對手的賭場旅館,所以派了兩個同伴滲透到墨西哥做骰子的血汗工廠裡頭,對骰子動手腳,沒想到進到工廠沒幾天,就因為工廠的待遇太差搞起了工運暴動,要求加薪;當喬治克隆尼的計畫執行在即,發現骰子的部份卻因為自己人搞工運而耽誤,便問起布萊德彼特(還是別人?記不太清楚)工人到底要多少錢,我們這邊付掉就算了,不能耽誤骰子的製造時程,答曰:「三萬八。」喬治克隆尼曰:「我們來算一下每個工人都要三萬八,總數是多少?」答曰:「不是的。全部工人加薪,總數只要三萬八。」喬治克隆尼從詫異,再轉成一種憋著忍住笑的神情。

黑暗裡,電影院裡的人都笑了。你也跟著笑了。

Be Sociable, Share!

13 thoughts on “牢騷

  1. 你好,我也是想知道怎么安装blobsy2
    试了很多次都不成功,特别希望得到你的帮助,谢谢,等你回复

    我的GMAIL:fvcity.roy@gmail.com
    web :raidybor.com/blog
    也是用WP搭建的,呵呵

  2. Pingback: 今日連結 (2007-07-07) [JeffHung.Blog]

  3. (笑)完全與你有同樣的想法!南風真是文建會投資評估最失敗的案子之一,扶持十幾年都扶不起來,扶不起來的叫做什麼?以及,樂生院真的找錯對象哭了。

  4. 哈!學長真的講得太棒啦!偶也深有同感喔!別說舞台劇了,就連電影和電視也有這樣的感慨**想要拍自己喜歡的電影和電視劇,成本浩大,沒錢根本行不通!不然就是拍完之後負債累累,要很久很久、拼命努力賺錢把債還完之後才能東山再起呵…要命啊!在台灣連半商業半藝術都搞不起來,何況搞純藝術?準備餓死吧!就像剛進學校那一年,有個老師問某個同學說:想做劇場,你家有錢嗎?真是一針見血!所以我現在必須熬夜再熬夜,拼死命賺錢才行呢!也許各位比我幸福吧!祝大家好運了。

  5. 看您的文章有一種在看美洲文學的感覺…good
    沒錢萬萬不能…但等到有錢似乎又不會去做真正想做的事情了
    如果不有錢似乎夢想就遙遙無期了…嗝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