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一根粗大無比的大陽具

Chanel Chance國際知名時尚品牌Chanel號稱為了要能夠打入年輕族群的市場,於是不同於以往香水瓶都是方形造型,在去年底推出了第一款圓瓶香水Chance,由來自俄羅斯的豔麗模特兒Anne Vyalitsyna代言,推出一系列媒體廣告。

右方圖片便是Chanel Chance香水的平面廣告,由攝影師Jean-Paul Goude所拍攝,其他地方我不知道,至少在板橋中山路的大遠百百貨公司的大門櫥窗裡,就是以這則圖片製作成的巨幅廣告。

這則廣告首先映入我眼簾的,不是別的,就是好一根粗大無比的大陽具。

在畫面中,香水瓶一柱擎天,有著不可理喻的視覺尺寸大小。而就畫面中的瓶子本身來看,應該是整個系列中尺寸的一只,因為我在遠東百貨看到的Chance香水實品是,在香水瓶中應該要有一根吸管,客戶才能夠將香水噴灑在身上,而系列中沒有那根吸管的,就是用擦拭方式抹在身上的精油,而精油的瓶子則是最小的,所以在廣告中,事實上是將系列中尺寸最小的產品,放大成了不知道多少倍的怪物。而Anne Vyalitsyna的姿勢、動作呢,就活脫是個跳鋼管舞的。

你我都有很多嫺知的方式,去解釋這個畫面是怎麼一回事。比方說:商品佔據了整個畫面,商品就是最重要的中心、最重要的陽具、最重要的權力與價值,女體被排擠到了次要的部位,身體啦、人啦,都是物質都是商品的附庸,商品成為了主體,人反而成為了微不足道的客體,人不但不能夠掌握自己,必須緊緊的擁抱著商品,抱著這一項讓人欣悅狂喜,又粗又大又堅挺的拜物,不然就會失足跌下,粉身碎骨。所以呢,這就是人的異化、物化、他者化、客體化被慾望化…。所以這就是Chanel的邪惡,時尚的邪惡,物質的邪惡,資本主義的邪惡。這則廣告裡頭賣弄的,就是這種邪惡的色情。

好了,你知道這些之後,又怎麼樣呢?

不能怎麼樣。

說完了。

Be Sociable, Share!

18 thoughts on “好一根粗大無比的大陽具

  1. 所以不要用這樣的方式批評囉, 沒用嗎…
    現在這個世代, 批評與廣告在同一個平面上, 批評無法宣稱一個超然的平面.

  2. 其實最近一直想寫一個東西,很難描述。我想講的是,這年頭連什麼都被異化了,甚至連異化都被異化了,連批判都被消費了。

  3. 哈哈哈,有趣的文章…

    我個人是沒啥文化素養,也看不出這個瓶子什麼地方像個陽具。不過純就商業話角度和消費者的視覺感官刺激來說,這應該還是個不錯的廣告。事實上,上星期六,和未婚妻逛街,他看到就吵著要我買瓶給她…

    或許這玩意兒真的隱喻那話兒吧,因為我們那方面是很滿足的,CCC。

  4. 粗大無比的大陽具?一柱擎天?

    這麼短小的瓶蓋有什麼好陽物崇拜的?

    比起來 我用的新一點靈B12或是立可白的蓋子都比它長 更像陽物

    那捧著新一點靈B12或是立可白的美女廣告是不是更有強烈的性暗示呢?(如果真的有這樣子的廣告的話)

    只不過是過瓶子罷了 也可以讓你渲染成這樣

    你會不會有點陽具被害妄想?

  5. 對,如果真的有這種廣告,那麼著新一點靈B12或是立可白的美女廣告的確就有更強烈的性暗示。不然什麼千輝牌打火機的尺寸一樣小,為什麼上面非要貼著泳裝美女不可?

  6. 你那這款的香水瓶設計就猛批它是陽具崇拜 但我怎麼看 都覺它就比例而言好短 好小喔 根本就沒有什麼好崇拜的

    你有逛過香水店或舶來品進口店嗎? 比這款更像的比比皆是

    相較之下 論造型 新一點靈B12和舊型立可白還比它像
    論粗大 很多膠水罐都比它雄偉

    這樣 這款香水瓶子的造型還有資格叫陽具崇拜嗎?

    照你這樣講 那回顧目四周 像極了陽具可東西還真多:浴室水龍頭 汽車手煞車 舊式黑金鋼手機 軒尼詩酒瓶 指甲油瓶子 唇膏 大亨堡 連水餃醬的罐子都好像陽具呀?

    其實 你如果要批判Chanel 批判時尚工業 批判物質消費的邪惡 大可從他們所做的產品內容是從何而來 多麼破壞生態 多麼不環保 多麼地壓榨第三世界國家工人…..等等這些來下手 這些都有人寫過了 分析報導得很深入 寫得很有立論基礎

    但你就只憑這樣的瓶子造型 憑這張廣告 就來大作文章 說什麼陽物崇拜 說它有多邪惡就有多邪惡 這樣未免太小題大作 太膚淺了 太站不住腳了

    你不是唸藝術研究所嗎? 那應該對工業設計 產品設計多少懂一點吧?真的要像陽具 不該只是圓與方的線條組合吧?

    評判不是無病呻吟 更不是坐井觀天

    如果你有去專櫃和小姐聊聊的話 她會和你說 這款造型從上往下看 是鑽石戒指的樣子 很受女性的喜愛

    答案不就揭曉了嗎?

    這些簡單線條背後所透露的 可能是設計師日夜苦思 畫稿 比稿 經過多次市調訪談 最後才定稿產生的

    其間的過程 不是你簡單一句陽物崇拜就可以一筆帶過的

    有空多看看產品設計 廣告設計方面的書 多想想人家的構思來源 會比較有趣點

    真的就算陽物崇拜好了 這樣就算邪惡嗎?放眼世界各民族文化和藝術當中 到處都有男女生殖器官崇拜的影子

    學藝術的你請告訴我 這有何罪惡呢?

    如果我說我愛吃包子 那你是不是也要說我有戀乳癖呢?

    真的要批判的話 建議你多多盯那些洋酒廣告吧
    那才是物質崇尚 物化女性的極致

  7. 我明天早上還有一些事情要辦,不過看您說得這麼激動,我先說一個小故事好了。而這麼個小故事,或許您又會覺得離題:

    ■故事一
    某甲:「這樣錯了!」
    某乙:「嗯,沒錯!」
    某甲:「怎麼會沒錯呢?明明就是錯啦!」
    某乙:「沒錯,是錯了啊。」
    某甲:「那就是錯了!」
    某乙:「嗯,沒錯!」

    以下故事情節,請不斷重複上述對話。故事一完。

    ■故事二
    某甲:「這題數學好難,算了,不算了!」
    某乙:「那到底要不要算?」
    某甲:「我說過了,算了,不算了!」
    某乙:「…」

    一樣,以下故事情節,請不斷重複上述對話。故事二完。

    說完這兩個故事,我再來換一篇來寫。

  8. 其實我跟你在思考關於「批判的態度」這件事情,在意義上來說,是相同的,這我又計畫容後再談,還是先從這張畫面的解釋開始說起。

    你說你覺得不像的原因是,第壹:這個香水的瓶子其實很小,所以沒有什麼好崇拜的,然後叫我去精品店多去看看。這代表的是一件事情,一、你看過香水的實品,二、你想要脫離廣告畫面本身的脈絡討論,如果只就畫面本身來看,如果模特兒是在一百七十公分到一百八十公分左右的身高來看,那麼我估計,「畫面中」的香水瓶大概則在一百六十到一百七十公分不等。麻煩請您改天找一罐同樣大小的新一點靈還有立可白給我見識見識,就畫面論畫面,您的理由不成立。

    第貳:您說陽具的造型本身不應該只是方與圓的組合,但是一件物品本身的象徵意義,與造型的類似是不是有絕對的關係?好,的確,方與圓的造型是不像陽具,但為什麼就一定不能夠是做為陽具的象徵呢?這後面的東西,叫做脈絡,叫做context。

    這個鄉水瓶本身是方形的瓶蓋加上圓形的瓶身構成的,如果在別的脈絡下,這個造型或許可以讓我聯想到是明代的皇帝墓室的造型,就中國傳統的想法來說,天圓地方,在明代之前墓室是方形,是因為死了以後埋在地下,地屬方,而朱元璋認為皇帝是天子,該代表的是天,所以加上了圓形而蓋出類似此造型的墓室。(這方面的資料是久遠以前上課的時候提到的,出處有點忘記,如果您要查證我大概還要去做一點功課),那麼,這又是另外一個脈絡。

    在我現在討論的脈絡的重點是,整個畫面的商品中心,以及將女性身體的邊緣化,陽具所指的,是這樣的一個權力中心,物質主義的權力中心。

  9. 另外,專櫃小姐說:「這款造型從上往下看,是鑽石戒指的樣子,很受女性的喜愛」那為什麼廣告不就乾脆呈現出從上往下看的樣子?這句也是胡說八道,不成立。

    我猜想這位朋友大概是一位工業設計或精品設計的從業人員,所以會刻意強調一項商品的產生,要經過多少市調訪談定稿,要經過多少的辛苦尋找構思的來源,所以矛頭不應該指向香水廣告,矛頭應該指向洋酒廣告。

    所以,我如果說了一句「陽具崇拜」,就等於是抹煞了設計者的所有辛苦,所以我就這麼的觸怒了這位朋友,原來「陽具崇拜」是這麼神奇/恐怖的字眼,一句「陽具崇拜」就可以抹煞這麼多東西啊。老實說,我要繼續惡搞的話,我可以主張,這位朋友之所以會因為一句「陽具崇拜」勃然動怒,就是因為他是一位工業、時尚設計的中心論者,而當有人指出當中的陽具崇拜時,他美而名之說這是抹煞他的努力而憤怒,其實是因為他的設計中心論這麼一個陽具感受到了閹割恐懼。我是可以這麼說呵,咦?我好像真的說出來了。

    我想請教這位朋友,您覺得我哪裡抹煞了您的努力?

    您從哪句話裡頭看出我否定了那些「日夜苦思、畫稿、比稿」?

    就是因為一句「陽具崇拜」?呵?

  10. 另外,您提到了方法論的問題。

    您說:「其實,你如果要批判Chanel批判時尚工業,批判物質消費的邪惡…麼地壓榨第三世界國家工人…等等這些來下手,這些都有人寫過了,分析報導得很深入,寫得很有立論基礎」這是政治經濟學的方法論,政治經濟學的方法論很好,但是為什麼有了政治經濟學方法,您就認為圖像分析本身一文不值?

    那麼我是不是應該憤怒的告訴您,圖像學是與形式主義分析同列傳統藝術學研究的兩大主流之一,Panavsky怎樣提出了圖像分析三階段的分析方法,圖像學方法如何廣泛普遍的應用在各種的藝術學研究上,這些在學界的辛苦耕耘,怎麼可以是你的一句「膚淺」、「小題大作」就可以隨便抹煞的?

    老實說,方法論的優劣不是我現在的學術訓練所能夠討論的,所以就此打住。

  11. 最後,回應您那句「評判不是無病呻吟,更不是坐井觀天」。我贊同,而且我以為我說過了。我說了:

    「好了,你知道這些之後,又怎麼樣呢?不能怎麼樣。」

    我一直覺得引用自己過去說的話是一件很蠢的事情,可是很奇怪,在很多場合我又偏偏不得不如此。我一直以為一直費時間去解釋我過去說過的話是什麼意思是一件更愚蠢的事情,而我好像又一直在幹這件愚蠢的事情,因為我現在又要去解釋我說過的話。

    我一直以為我寫這一篇東西的重點在於最後兩句話,在於那一句畫龍點睛的「不能怎麼樣」,我一直以為我的重點就在於批判的無用,可是奇怪,好像在這邊看到的回應,只有廖漢騰想要討論這件事情。就像最初說的這兩個關於某甲與某乙的故事一樣,我一直以為我已經清楚的表達了我想要懷疑批判,可是怪,怎麼或是語言本身的荒謬,或是人其實早就習慣了斷章取義,怎麼有人以為我的重點在於我想要批判?然後在誤讀之下非議我的不是,用的還是諸多我可以直接標上「不成立」這個標籤的理由。

    尺寸?不成立。
    外觀像不像?不成立。
    應該要由上往下看?更不成立。
    因為經過訪談市調比稿,所以作品中就一定不會出現陽具崇拜的意象?霹靂不成立。

    說到這個,又提到了廖漢騰,來說說廖漢騰去年那篇〈三塊錢的觀影經驗—回應黃浩榮的「什麼什麼飛鷹計畫」〉好了。是不是改天黃浩榮又發表了什麼影評,我也來寫一篇東西,說黃浩榮怎麼可以用他半弔子的符號學方法,輕易的抹煞了好萊塢工業電影的成就,他也是念新聞研究所的,應該也懂得電影製作的辛苦,人家拍電影也是到處蒐集題材尋找靈感,這是他可以抹煞的嗎?另外,〈飛鷹計畫〉裡頭提到了大美國主義與侵略思想,這有什麼大不了的?全世界那個國家那個文明沒有打過仗?呵…。

    最後,我想要送給這位朋友七字真言,以此做結:

    「哈哈!哈哈!哈哈哈!」

    說完了。

  12. “如果模特兒是在一百七十公分到一百八十公分左右的身高來看,那麼我估計,「畫面中」的香水瓶大概則在一百六十到一百七十公分不等。”

    這我不懂?
    你在這篇張調size,來加強你的陽具雄偉具證
    然後在第13篇說尺寸不成立 來否定我的反論?

    我想我的疑問和所有的反反反論都在此畫下句點 謝謝你的答案

    其實我覺得 你就講白一點 “我覺得它像陽具 它就是陽具 別人沒有什麼好說的 這就是我的脈絡 脈絡是不可以被質疑討論的” 不就好了?

    閣下要不要自創個宗教呢?

    我覺得我很蠢的地方 一個原本以為還滿有趣的地方

    結果突然發覺我就像是來到宋七力或是麻原札晃的道場 質疑他們的神諭 寫這些東西都是枉然的 所以我也想就此打住不寫了

    Well,你說它是陽具,那就是陽具了。

    既然這裡是不可以質疑的 我想我還是摸摸鼻子(陽具?)快滾吧!

    我還能怎樣呢?
    不能怎麼樣。

    說完了。

  13. 客觀的說
    香水瓶的造型真的跟陽具扯不上關係
    我想信研究造型型態的人十個有九個這麼認為

    或許是模特兒的動作讓你產生了情色的聯想吧
    boogieman說的很對

    你應該多去看看工業設計產品
    什麼才叫做仿生 性暗示

    如果你執意的要那麼認為
    那也無妨
    別人並不需要勃然大怒
    因為偏差的觀念是你個人的

  14. 沒有電視台和報紙,各位前輩的批判,是不會讓沒有電腦的貧民看到的!!
    請看晚輩的家族->言問團!!
    這裡的文章會讓記者看到,登上報紙!!
    請按下亓乂二字加入此家族!!
    讓全宇宙知道各位前輩的心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