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台灣

我無從判斷比較,是在二月二十五日當天在新德里、孟買等印度城市的街頭上,抗議印度最高法院去年八月取消公務人員罷工權力的勞工的人數,與二月二十八日參與台灣手牽手活動的民眾的人數之間,究竟是誰多誰寡。

手牽手活動聲稱參與活動者有兩百萬人,在法新社的新聞稿當中,說二月二十五日的抗議群眾,有數百萬之譜,印度工聯中心(Centre of Indian Trade Unions)的領袖Tapan Sen,認為總共有四千萬人參加。當天加爾各達的空運、鐵路與巴士客運全數癱瘓,在孟買的金融機構全部關門,新德里的國營銀行停止營運。而我比較可以確定的是,在國外的英文新聞網站上,在世界新聞的版面上,始終及不上海地發生的暴亂,在亞洲地區的新聞來說,也及不上菲律賓的客輪翻船。而我不由得不懷疑的是,倘使台灣人都不注意印度最近發生了什麼,不注意印度的遊行示威,甚至奇怪的連苦勞網上都沒有這一則報導,那麼台灣人究竟是從何確定,在二二八當天的活動,就可以讓「世界」聽到台灣人的心聲?你不在乎印度,印度就會在乎你嗎?

不說印度,台灣人對於鄰國韓國也是一樣,去年六月間南韓政府將全國最老的銀行長虹銀行,與有日本資金背景的新韓集團合併,引起南韓的全國性的大罷工,一樣無人聞問。你不在乎韓國,韓國就會聽到你嗎?

有的時候你也不禁懷疑幾個星期之後的公投題目。這一題叫做「和平反戰公投」、「強化國防公投」—「台灣人民堅持台海問題應該和平解決。如果中共不撤除瞄準台灣的飛彈、不放棄對台灣使用武力,你是不是同意政府增加購置反飛彈裝備,強化台灣自我防衛能力?」你實在很難理解購置更多的武器,與台海問題可以和平解決之間的關連究竟在哪裡,難道說你買了反飛彈裝置,對岸就會撤除瞄準台灣的飛彈?還是說買了反飛彈設備之後,人家只好用更多的飛彈對準你呢?購買武器對和平的助益究竟在哪?你始終以為這樣的題目問的是「擴充軍備公投」還是「軍備競賽公投」,問題是,在你眼前的,偏偏就叫做「和平公投」。

說要相信台灣,是啊,要相信台灣的什麼呢?在相信台灣有飛彈危機之外,能不能夠告訴我台灣在接下來的四年怎麼面對其他的危機?在解決統獨解決國家認同問題之前,要怎麼面對其他的議題?能不能告訴我兩黨的執政團隊接下來四年有什麼措施可以避免像去年SARS一樣的可能疫情?能不能告訴我兩黨未來怎麼處理像三年前阿瑪斯號油輪洩油的生態危機?除了二二八之外,還有誰記得一月十四日是「台灣海域受難日」?誰記得二月十六日是桃園大園空難六週年?

Be Sociable, Share!

12 thoughts on “相信台灣

  1. 我那天沒看到什麼關於台灣手牽手的報導,感覺台灣本島上的「熱度」與外頭的世界有不小差距。我有點困惑,究竟我們以為有「誰」看到了?

  2. zonble:

    這篇文章的邏輯看來怪怪的。台灣不重視其他國家真正重要的事情,這是一個問題。但這跟其他國家的媒體怎麼處理手護台灣的新聞,是兩回事。台灣媒體偏食,跟國外媒體的新聞角度,應該不太相關。

    手護台灣產生什麼國際媒體效應,光頭一百產生什麼國際媒體效應,有志者現在大可上網搜尋,整理一下做個比對。如果能證實光頭一百帶來的國際正面報導不亞於手護台灣,倒也是有趣的發現。

  3. 我覺得zonble寫的,跟roach注意的,好像不是同一件事。

    我讀起來,覺得zonble是說,如果台灣認為參加二二八牽手的人很多,其實印度抗議活動的人更多,但是世界新聞裡佔比較多篇幅的,卻是海地事件,或是菲律賓翻船事件。而且,說這麼多也沒用,因為台灣人注意到的,恐怕就只有二二八而已,如果台灣人根本不注意其他國家發生的事,自外於世界之外,又怎麼能夠肯定(確定?賭定?)人家就會注意你的牽手二二八,然後在媒體上不斷告訴台灣人「全世界都聽見台灣的聲音」?。在下讀起來,zonble並沒有要告訴讀者,什麼是roach所謂「其他國家「真正重要」的事」的意思。

  4. 我理解zonble的立論, 不無道理. 的確所謂外電新聞的接收與想像, 是所謂表達集體意志的 “共識型” 公投重要的環節.

    然而, 就外電新聞的政經結構來看, 台灣今年二二八的活動仍有很大的機會得到所謂的曝光率, 根本不會以zonble提的角度 (比如說與印度工運的參加人數等等) 來的差.

    簡單說外電新聞是建立在商業訊息的新聞. 政變及災難的新聞一定上頭條, 但工潮就不一定.

    台灣二二八, 則是因為台灣是個經濟重要體, 強權政治的妥協碼, 碰上外電新聞或高檔外交領域的熱門話題–中日美的關係, 也會上外電新聞的次要頭條.

    老實說, 台灣要公投的事, 是一個在新加坡的捷克人, 在青年旅社聊天時告訴我的, 那時大概是一月初. 他說referendum時我一臉無知, 過完農曆年我才知道台灣有了公投法.

    那為什麼老外知道呢? 這沒什麼好高興的, 那是外電新聞通訊社的新聞價值. 也許在我們眼中, 那只是一項, 但對於認為二二八辦活動能使台灣向國際發聲的人來說很可能就是全部.

    zonble這一篇不就是在抱怨為什麼某些新聞選了, 某些新聞没了? 有時這不是對錯, 而是媒體環境. 若是對錯問題, 那麼也就不用搞什麼獨立媒體另類媒體了.

    反飛彈變成”買”反飛彈, 也是一樣的道理. 國民黨也是一樣買的. 這也是為什麼拒領公投, 無法表達反軍備採買的情況一樣.

    核四, 飛彈, 反飛彈, 都是美國建制集體的推銷品, 這是很有意義的戰場, 但也最為艱難與受誤

  5. zonble這段說的好,「你實在很難理解購置更多的武器,與台海問題可以和平解決之間的關連究竟在哪裡,難道說你買了反飛彈裝置,對岸就會撤除瞄準台灣的飛彈?還是說買了反飛彈設備之後,人家只好用更多的飛彈對準你呢?」

    的確,據說,大陸的飛彈是土製的,高興製多少就製多少。美國的反飛彈系統也不是針對大陸這種炸彈設計的。所以,以為台灣人用錢可以填平台灣海峽嗎?

  6. 基本上,去認真分析台灣的媒體,或是去討論陳水扁以及那個法西斯政黨的各種言論與政策,毫無意義啊…所謂「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難道大家都看不出來這些事情的背後,意圖是什麼嗎?媒體也是,群眾也是,就好像上流美一出道,還不是充斥各大傳媒啊…好像全台灣沒啥鳥事比她這個人更重要了,那一陣子她在政經社會娛樂各版的影響力,陳水扁也比不上!
    我現在啊,正在馬祖當兵,由於本身是科組文書,在一次情報蒐集的例行性公事裡(A…不要懷疑啊,我的辦公室電腦的確有網路,而且情報蒐集的確是從網路上找,不然我實在不知道小小文書去哪裡搞到相關資料…= =),總之,找到了ZONBLE的網頁,看了精實案的文章啊…完了,我遇到精進案….都離題了,說這些只是想說每次我在浩瀚網海裡搜尋情資的時候,也會看到世界各地發生的大事,我一直都有一個感覺,台灣實在是渺小,但是台灣人對自己的評價卻又是那麼的偉大,以致於我們看起來就更像一隻井底之蛙,一個夜郎之國。
    其實這個世界上,那個國家不把飛彈瞄準他國?全世界那麼多國家製造出那麼多的飛彈,難不成都是架設好然後在電腦裡設定瞄準自己嗎?…我在日本自助旅行的時候,深深的覺得台灣走不出去除了老共要負一半責任之外,台灣人那種「台灣是世界中心」的想法也要負一半責任。

  7. 或許你說得很對,但你提出的一大堆問題,
    也應該提出一些你認為可行的解決方法吧!
    小孩子擁有發問的權力,他有很多不懂與質疑,
    但一個大人,就不得不要去面對解決一些事喔!

  8. 當你無法提出具體改善方法或是無法解決問題,請不要批評。
    這樣的說法我常常會聽見,不過我一直有一個疑問,看見一個缺陷,它不見得是以個人之思個人之力就可以解決的,難不成就可以因為這樣而噤若寒蟬?
    不過最近我開始學習不當刮黑板的指甲、刮玻璃的硬物,因為對於領袖或政客亂講話,我沒辦法解決,要叫他們多讀書多看看世界、成長他們的人格與修養智慧等等的,這也無法具體改善,所以我也只好噤若寒蟬,只是我一直對上述的邏輯問題想不透,無法解決,也無法有改善的具體行為,那也只能噤若寒蟬。我不是小孩(其實心裡是),但我想我更沒資格當個大人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