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倫全備記

回頭翻了一下書,才發現去年這個時候弄錯了一件事情,在〈Our Hope, Our Dream. Trust me SLIMBODY〉裡頭,我說明代邱濬《五倫全備記》開始使用時文(八股文)入曲,但實際上開啟明代以時文入曲者,應該是邱濬的後繼者邰燦。所謂讀書不求甚解,就是我這窩囊的樣子。

不過我每次讀到《五倫全備記》的時候,都很佩服那個時代的人,在忠君愛國倫理道德的基礎上,加上神仙誌怪傳統迷信的強大想像與渲染,編造出這麼可歌可泣,令人啞口無言的劇情。簡單抄一下書,張燕瑾,《中國戲劇史》,頁151:

『《伍倫全備剛常記》,又名《伍倫全備忠孝記》,「伍」亦作「五」。寫伍倫全、伍倫備一家滿門忠孝事。

太平郡伍太守亡故,繼室范氏撫三子:長子倫全為伍太守元配夫人所生,次子倫備為己出,三子安克和乃伍太守同僚遺孤。克和傷人致死,三兄弟爭相認罪願意償命。范氏讓倫備償命(粽:隨便就叫人抵命,這叫做妨礙司法…),使官員大為感動(粽:有什麼好感動的?),將三兄弟出脫(粽:原來只要讓官員感動,就可以免去刑責,真是社會黑暗,隻手遮天,死掉那個人是怎麼死的,都沒關係了。)。

施善教以三從四德訓誨女淑清和父母雙王的外甥女淑秀。范氏為全、備聘清、秀為妻。淑秀雙目失明。倫全中狀元,授諫議大夫;倫備中榜眼,授東陽刺史。善教以淑秀殘疾、家貧,有意退婚。范氏認為「結親即結義」、「從來娶婦為綱常」,堅不退婚,倫備也誓不另娶。婚後淑清淑秀孝心感動上天,淑秀雙目復明。(粽:…。)

范氏以「忠孝一理」教誨倫全倫備。倫全不顧個人安危上書言事,觸怒權貴,被貶守邊城。淑清念夫三十無子,「不孝有三,無後為大」,為倫全娶妾景氏送往邊城(粽:真是剝奪婦女人身自由的好示範),途中被匈奴可汗兵丁捉住,要納為夫人,景氏不從,投井而死。倫全勢孤為匈奴擄去,范氏痛傷成疾,淑清割肝、淑秀割股(粽:…。)熬成湯藥,「以人補人」療治婆母。

范氏亡故(粽:看來這種「以人補人」的民俗療法顯然沒有什麼用),倫備同安克和、僕人永安同赴敵營,爭相用生命替出倫全,使可汗感動,率眾歸降朝廷。朝廷念伍氏一家五倫俱全,存歿有光,主僕都授官封贈。古稀之年全備辭官歸林,與家人團聚。後來舉家仙去(粽:全都死光了?豈不是大屠殺?),與已死成仙的范氏、景氏重得相見。』

Be Sociable, Share!

One thought on “五倫全備記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