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夜隨筆

沒想到前兩天還在什麼海上陸上颱風警報的,但是在中秋節的晚上, 卻可以看見地上是萬家烤肉的炭火炊煙,天上也露出了皓月高照。真好,在台灣首次有人第一個發現彗星的同時,我也可以得見在夜空中我唯一認識的星體,就是月亮。不過我有一種強烈的感覺,那就是我對於各種節慶,實在是愈來愈沒有感覺,晚上回到由眷村改建成國宅的父母家中,簡單一同用過晚飯,就繼續埋首書堆了。

踏出家門,看到在國宅中庭公園廣場舉辦社區晚會上,引吭高歌的人居然是周守訓,用「居然」這個修辭其實不是相當適當,就年底立委選舉加上中秋節這樣的脈絡來看,其實也沒有不合理的地方,所以中秋節應該要祈福的脈絡來看,周守訓一邊唱歌,一旁又圍了一群人施放天燈,好像也沒有什麼不合理的,但是,這場放天燈,實在是很不合理啊。

人群所施放的是一盞藍色的天燈,在天燈扶搖直上的時候,你可以看到的是一團藍色的火焰浮在空中,而基本上,我以為半空中出現藍色的火焰的意象,不該叫做天燈,而該叫做鬼火哩,好端端的在八月半,幹麼拿個應該出現在七月半的玩意兒嚇人呢?

此外,在廣場的周圍,是一幢幢十七層、十九層的高樓,難道就沒有人想到天燈可能會飛到人家的陽台上,還好這盞天燈飛了大概十公尺高,擦過路樹的枝頭就緩緩落下了,如果真飛到人家的陽台,那麼,今天早報上,可能就會見到這樣的新聞標題:「中秋夜成驚魂夜,祈福燈成奪命燈」。

想來也真是懊惱,或慚愧吧,我會想到天燈可能會飛到人家的陽台上,但我當時卻也是什麼都沒有做。有時候會覺得納悶,納悶為什麼會人可以一邊對於五峰部落發生的災難不聞不問,一邊在消費《生命》的時候哭得淅瀝嘩啦,然後政府的預算還是要用特別預算購買不知道效用何在的軍武,我也不知道這幾年在山洪、在土石流中所失去的生命與財產,是不是早就超過兩岸戰爭中所能夠失去的總數,我只知道曾幾何時我也已經麻木不仁了。

Be Sociabl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