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學與私學

囫圇吞棗般地翻過了陳平原的《中國現代學術之建立》,就很想找簡體版本與台灣出版的版本比較一下,總感覺我所讀到的、麥田出版的版本中,似乎把幾篇似乎相關但是不那麼相關的論文湊成一本書。這本書的主題該是中國近、現代學術發展史,前幾章也集中在幾個對立的問題上的思辨,但是從中間開始提到清末民初文人的傳記寫作、俠客譬喻以及章太炎呼籲復興四六駢文,似乎又從學術史的討論,變成了文學史的討論。不太清楚陳平原是不是一開始就這樣寫,北大出版的版本是不是也是這樣編排。

一邊讀,總是一邊被一些奇怪的胡思亂想干擾,例如,讀到「官學與私學」這一章的時候,便是如此。這一章大概在講,章太炎在二十世紀初是反對新式的學校教育的,因為學校教育提供的是專才教育,因此也就欠缺了過去知識份子作為王者師所受的經學或道德訓練,以及傳統以來在書院當中可以卓然不群地自由講談、思辯的學風,也就斲傷了學術的獨立…云云。章太炎因此對新式學校教育感到憂心,認為還是只有在私學中,才可以傳承知識份子的道德傳統。

只是,講到私學,我就一直只想到,嗯,張國治老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