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龍的喜劇

除去未完成的《死亡遊戲》,李小龍在世時儘完成了四部電影作品,而其中第三部《猛龍過江》與另外三部大異其趣。最明顯的差別在於-雖然我們可以將這些電影全都歸類到功夫片下,但是在情節發展上,另外三部都是復仇劇,而《猛龍過江》卻是一部浪漫喜劇。

在《唐山大兄》中,李小龍飾演的鄭潮安是位前往泰國冰塊工廠中工作的青年,工廠老闆其實私底下販運毒品,並殺害許多發現其不法勾當的員工,鄭潮安於是單槍匹馬找上老闆,為被殺害的同鄉復仇。《精武門》中扮演陳真,情節便是為了被日本人毒害的恩師霍元甲復仇。

至於《龍爭虎鬥》裡頭,李小龍前往魔頭石堅的私人小島上參加武術競賽,倒是有多重的原因-李小龍飾演少林寺弟子,一方面受到石堅邀請參加武術競賽,二方面知道石堅原本也是少林弟子,卻背叛師門經營販毒與發展黑社會組織,少林方丈也希望李小龍清理門戶,三方面國際刑警也與李小龍聯繫,希望藉此機會除去此一犯罪組織;還有,四,再出發前,李小龍才知道,原來石堅的幫眾就是殺害他姊姊的兇手,於是此行的目的,當然也包括復仇。

雖然說都是復仇劇,但隨著李小龍演藝事業的擴大,好像這三部電影中也各自呈現了不同層次的復仇。《唐山大兄》中出現的是地方性質的勞資糾紛,《精武門》是民族主義的復仇,《龍爭虎鬥》中則是復仇中同時展現了國際犯罪的全球視野。-但好像也可以反過來看,《唐山大兄》雖然發生的地點很偏遠,只是發生在泰國郊區的某個工廠中,但相反地呈現了更大的問題-勞方與資方之間的階級鬥爭。

李小龍以自己的身體,獨自對抗財力與暴力相互結合的資方,殺入豪宅中,用連環三腳對抗階級敵人的刀刃,最後用血淋淋的雙手抓住韓英傑的兩肋,活活掐死,如果我沒有搞錯的話,這一招應該叫做,嗯,抓奶龍爪手。90 年代甄子丹拍了一部《新唐山大兄》,把場景移到上海,把主角的職業從工廠勞工改成醫生,讓會功夫的知識分子對抗當地惡霸斧頭幫,這樣一改動,許多原本重要的趣味就沒了。

老實說,我對《唐山大兄》裡頭那種用合法掩飾非法的惡質資本家還頂佩服-要用合法掩飾非法,等於就是要花心思經營兩份事業,一方面要靠主業販毒賺錢,另一方面表面的事業也要看起來過得去,總不能這個表面事業把主業賺來的錢給賠光了。在經營事業之外,平時也要有一定的體能與武藝方面的鍛鍊。而即使如此,還是敵不過抓奶龍爪手,可見在資本主義社會中生存還真不容易。

在李小龍所帶動的功夫片風潮下,似乎復仇是最重要的主題。就後來整理出來的資料與紀錄片來看,未完成的《死亡遊戲》的原始概念,也就是李小龍攀登一座高塔,塔中的每一層都有一位高手,李小龍逐一找到對手的弱點,逐一擊敗;但是在片商抽取《死亡遊戲》的零星片段,與其他拍攝的內容重新剪成一部電影上映時,又把《死亡遊戲》變成一部復仇劇-替身飾演的李小龍受到一個染指娛樂圈的暴力團威脅,於是必須偽裝死亡,最後向這個暴力團復仇。而後來像是成龍早期電影,像《蛇形刁手》等,也是個幫派復仇故事。

而《猛龍過江》卻跳出了復仇的框框,雖然武打場面也不少,但故事的核心是來自鄉下小子怎麼征服美女芳心的浪漫喜劇故事,而雖然是喜劇,與後來洪金寶、成龍的功夫喜劇也不太一樣。李小龍飾演來自香港的小子唐龍,因為老闆的姪女苗可秀在羅馬經營餐廳受到地痞流氓的騷擾,於是受老闆吩咐來到羅馬幫忙。

一下飛機到了羅馬,就鬧了不少笑話-因為語言不通,到了機場肚子餓,進了餐廳想找東西吃,看不懂菜單,只好隨便亂點,沒想到最後什麼正餐都沒點到,侍者一連端了五盤湯上來。因為見識不多,所以苗可秀帶李小龍去銀行存款時,還以為銀行經理要搶他的錢,見到了羅馬競技場的遺跡,也只以為是破房子沒什麼好看。而這個小子,不管到了什麼地方,都在找廁所。苗可秀就想啊,這樣一個沒頭沒腦,又不會說英文的小子,到了羅馬到底可以幫上什麼忙?為什麼叔父會派這樣一個人來呢?

看到這邊其實我們會有個疑問-場景明明是在羅馬,為什麼電影裡頭不管是好人、壞人,所有出現的外國人都在講英語,而不是義大利文?是不是某個年代華人的世界觀裡頭,只要是白人或是黑人,都應該講英文?

雖然一路鬧笑話,但是流氓來找事的時候,李小龍還真是露出了本事,一邊洋溢著自信且迷人的淺笑,一邊用雙拳、長棍與雙節棍,打退了大批流氓。第一批流氓只帶了簡單的傢伙來,可是流氓再來的時候怎麼辦呢?壞人有槍啊,中國功夫遇上槍桿子,怎麼辦呢?沒關係,李小龍有飛鏢,只要動作比敵人快,敵人還來不及掏出手槍,手上就已經中鏢而無法握槍,如此就算有手槍也沒用,甚至狙擊手在對面屋頂埋伏,一樣沒用。

打退流氓後,只要別再來找麻煩,雙方也沒有多少仇恨,也就可以就此罷了-原本語言不通是鬧笑話,現在反倒變成讓李小龍表演身體的機會,他用身體語言告訴你再來找麻煩會是什麼下場,他握著拳頭擺在鏡頭前,你瞧瞧他手臂肌肉的線條,你瞧瞧這個拳頭有多硬。而這樣的拳頭,也就打動了苗可秀-中國功夫保護了餐廳不受侵擾,這雙拳球可以信任,有李小龍的陪伴,就有安全感。

在開頭的搞笑,中間的英雄救美後,《猛龍過江》的氣氛慢慢帶上了嚴肅而緊張的最終決鬥,在羅馬競技場中決戰羅禮士。流氓發現,就算他們抄了傢伙,帶上槍枝,都奈何不了李小龍,唯一能對付李小龍的,只有真正的武術高手。

在洪金寶或成龍的功夫喜劇裡頭,往往是在復仇情節中,在打鬥加上搞笑的元素,甚至連最精采的決戰也都這麼搞,或是發明一些只存在於電影中的奇怪武術,像醉拳或蛇形刁手等。李小龍的決戰不是這樣,就算這個角色多麼搞笑,李小龍就算根本就是在美國求學長大,在美國開設武館,用英語教授武術,偏偏要演個不懂英文的鄉下人,在打鬥時經營的,就算有些誇張的表演成份-像是拳頭打中敵人之後,拳頭還一直搖-但還是企圖展現李小龍所認知的真功夫,展現什麼是高手對決。《猛龍過江》算是功夫加上喜劇,洪金寶與成龍則往往是把功夫變成喜劇。

李小龍與羅禮士的決戰中值得一提的,除了李小龍一開始不敵,中途決定改變戰術,在功夫上加上拳擊的小跳躍,透過更加展現李小龍的輕盈、靈巧與敏捷,最後致勝,中途還施展讓人歎為觀止的五連腳,還有交戰雙方的相互尊重,李小龍發現羅禮士負傷的狀況已經無法繼續交戰,搖頭示意不要繼續了,但羅禮士仍繼續堅持,李小龍不得已勒斃羅禮士,大戰結束後又找回羅禮士脫下的道服與黑帶致意…之外,就是刻劃雙方心理狀態的鏡頭語言。

李小龍與羅禮士在羅馬競技場中相遇時,不是馬上開打,而是在競技場的兩頭遙遙相望,接著兩人在空曠無人卻又猶如迷宮一般的通道中,無聲無息一步一步走動,企圖尋找對方的蹤影,這時候所使用的鏡頭,與背景點綴的鼓聲,其間的緊張感讓人聯想到懸疑驚悚片。暗處突然跳出一道黑影,嚇了一跳,原來只是一隻野貓,但你還來不及因此放鬆些,羅禮士現身了。

透過蒙太奇,我們以貓的雙眼盯視著眼前兩位當代絕世高手,貓兒左顧右盼,左邊這位揣度著什麼呢?右邊這位打算怎麼出手呢?左邊這位已經準備好了嗎?右邊這位已經要出手了嗎?看著倦了,貓兒用腳爪玩了玩地上的石頭,哦,原來李小龍現在只是簡單試探對手,但下一個瞬間,哇一聲,貓兒受到巨大的驚嚇,出手了…。

在羅馬競技場中的那段打鬥,實際上是在攝影棚完成的,但同樣是攝影棚作業,卻可以讓人想到不同的事情。傅聲當年主演過一片《唐人街功夫小子》,故事是傅聲從廣東到了香港後,又惹上麻煩,於是搭船逃往舊金山唐人街,仍然受到唐人街黑幫的注意,一次就在街上大打出手,撂倒全部人後,搭上一位女性的轎車離開,而這台車的駕駛座居然在車子右邊。你就想-什麼舊金山唐人街,分明就是在香港攝影棚拍的。

可是《猛龍過江》的決戰,卻因為攝影棚作業,讓影像中出現一種奇妙的光線,明明時間像是接近傍晚,交戰雙方的身影都拉個老長-而這麼長的影子,跟接下來李小龍獲勝離開競技場的下一場戲,甚至讓人覺得不怎麼連戲,感覺進去的時候像是傍晚,出來卻像是中午。而就算有這麼長的影子,整體空間卻格外明亮,整段打鬥,似乎都是在個脫離時空的舞台上演。

洪金寶在李小龍過世的幾年後,拍了一部《肥龍過江》,雖然是對《猛龍過江》的致意之作,劇情到比較像是《唐山大兄》-洪金寶原本在廣東鄉下養豬,因為鄉下沒什麼出路,所以隨著全球勞工遷移的潮流來到香港,在親戚的大排檔打工賣些燒臘快餐,結果不但工作不順利,還被飛仔找麻煩,飛仔甚至綁架了一位常光顧大排檔的年輕女性。洪金寶於是殺到飛仔在海邊的貨倉,但壞人安排了一中一黑一白三位高手,一起對付洪金寶。

在洪金寶到處打工的過程中,還一度到攝影棚當龍虎武師,片廠正在拍攝一部模仿李小龍風格的武打片,洪金寶把架子很大、功夫不怎麼樣的李小龍模仿者教訓了一頓,說,李小龍是他洪金寶這一輩子最大的偶像,絕不容這些沒實力的模仿者隨意玷污。

《肥龍過江》最後洪金寶要一對三的時候,是怎麼對付三個人呢?是先分別對三位高手說悄悄話,說,你比另外兩位都厲害,其實其他實力比較差的都可以打贏我,所以你就先別出手吧,用這樣的急智,洪金寶就把必須同時一對三的危機,變成逐一擊破的局面。洪金寶隨便想了一個鬼點子,對方也就這樣隨便接受了。

跟同時期許許多多的李小龍模仿者比起來,洪金寶身上的確有功夫,但一部向李小龍致敬的電影交出這樣的決戰,總讓人覺得與李小龍之前所做的事情有著不少距離。洪金寶在《肥龍過江》中安排的外籍高手不知道是從哪裡找來的,或這麼說-其實後來在香港、或華語武打片中,安排歐美反派角色的也不少,但是像李小龍電影那樣在片頭就大力宣傳這些歐美角色者實在沒看到幾部,實在看不到真正的中外高手大對決,還有《猛龍過江》裡頭那樣的氣氛經營。

回到《猛龍過江》是部浪漫喜劇這件事情上。有時候我會胡思亂想-在拍了幾部復仇片,李小龍終於有機會可以自己編導電影,拍出一部有趣中帶驚悚嚴肅的喜劇,這代表什麼呢?撇開李小龍武術家、截拳道的創始者的身分,雖然電影中可以看到他的身手,看到他對武打中究竟如何才能克敵的想法,但電影不只是功夫的載具而已,總要讓觀眾看到故事。李小龍心裡到底希望觀眾看到怎樣的故事?李小龍想要的電影,是怎樣的電影?

說實在,《猛龍過江》這種傻小子其實有真本領,最後征服美女芳心的故事,想想還頂像是後來許多的印度電影。就講個在台灣大概比較有知名度的《奇魔俠》(Krrish)好了,Hrithik Roshan 原本只是在印度鄉下的小子,Priyanka Chopra 原本也對他不以為意,沒想到 Hrithik Roshan 卻救了她,而當 Hrithik Roshan 到新加坡的時候,也是一副土包子的樣子,但最後卻在新加坡獨自一人非常耍帥地殺入邪惡博士的基地拯救世界,當然啦,《奇魔俠》後面的武打誇張到有些可笑。

聽說整個 80 年代,十部印度電影中,十部都是英雄救美;所以雖然李小龍的模仿者不少,但搞不好像印度這樣,可能更像是李小龍武打喜劇的傳人。而李小龍閃耀的時間太短,雖然已經足夠建立武術家或電影巨星的角色,但如果可以有更長的時間,李小龍是不是也能夠成為一位喜劇家?

話說,李小龍的幾部電影中,我最受不了的就是《精武門》。

但好像重拍最多次的就是這一部。

Be Sociable, Share!

6 thoughts on “李小龍的喜劇

  1. 我也是不喜歡《精武門》。
    大部分是因為電影裡面蔓延著一股民族主義氣息,而且充滿偏見。

    昨天看了一部《中華丈夫》劉家輝主演,也是類似的劇情。
    可悲的是到了今天還是有像《霍元甲》、《葉問》這樣的片子,而且賣得很好。可見創傷不小…

  2. 要說偏見,很多電影都有偏見,看看去好萊塢發展的港星,還有李小龍那時代甚至更早前對東方人的角色配置,那個不偏見?

    西方電影,有黃種人就會讓他成為壞人,在亞洲,就讓白人變壞人,這都是偏見

    李小龍那個年代會有那種你說的民族主義,根本就沒什麼,也不算什麼偏見,他的故事內容設定就在日本瓜分中國的時代(歷史問題有錯請以專家為主),民族主義根本就沒什麼,過往的歷史就是這樣,沒有這些主義那也不用抗戰了更不需要什麼運動之類的了~

    李小龍的五部電影,除了死亡遊戲被後製的牛頭不對馬嘴外,只有有她出現的場面到都沒什麼問題,李小龍是練功練得太過份了,還有我覺得李小龍也被武術害了,從他的臉可以看出轉變很大,看看他早期的照片,臉上不會有橫肉,至少還帶著一點很正常的樣子,可是不知道是那個時候開始(至少唐山大兄已經可以看到臉部肌肉不同以往),臉部的肌肉非常明顯,講話的態度還有手勢也很不同,相由心聲,我總覺得五部電影中,李小龍已經因為過渡練武術而改變了他的面相。

    洪金寶比成龍還厲害多了,他們要加一些不同的元素才能開創往後的時代,否則他們也只能被說是模仿李小龍而已,洪金寶模仿李小龍還滿不錯的,雖然外型不像

  3. 呵呵,你說哪個沒有偏見,我覺得是偏激了點。電影的歷史和現況的事實是這樣我不否認。雖然我自己能夠辨認這些特徵,其他人不一定有。這樣說也不能為偏見提供正當性。

    李小龍的時代已經是共產政權當頭了,與德國人相比之下,中國的民族主義仍然需要一個強出頭或者反抗的出口,畢竟顯得粗糙了一點。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