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tchKit

更新

Xcode 6.2 beta 4 之後,就有「+ openParentApplication:reply:」可以呼叫,可以解決大部分的 Watch App Extension 與 Hosting App 之間的溝通問題。這篇大概是 code 6.2 beta 1 推出時寫的。

另外,Hosting App 要通知 Watch App Extension,大概還是得透過 CFNotificationCenter。

原文如下:

要開始嘗試使用 WatchKit 開發 Apple Watch 的相關應用,首先要安裝 Xcode 6.2 Beta 版本與 iOS 8.2 SDK,然後從 File 選單中,選擇 New Target,再從 Apple Watch 分頁中選擇 Watch App。

Xcode 6.2 Beta 版本有個 Bug,如果你原本的專案檔案中,Build Phases 裡頭包含了 Run Script Phase,那麼再加入了 Watch App 之後,Xcode Beta 就會一直當一直當一直當。

所以,在目前 Apple Watch 還沒有上市,蘋果也只提供 Beta 版本的開發工具,只能夠用模擬器模擬運作,一切都還不穩定的狀況下,我們想要先了解 WatchKit 的架構,必須把 Watch App 加到一個沒有 Run Script Phase 的專案中,或是可以把原本專案的 Run Script Phase 砍了,或是開一個新的測試專案。

Continue reading

iOS 8 一些跟 Audio 相關的改變

iOS 8 裡頭 Audio API 的底層有一些改變,但是蘋果改了這些地方,也沒有在文件裡頭說清楚,一開始也不會注意到這麼微小的改動。所以你原本寫的程式在升到 iOS 8 之後,就會出現一些奇怪的行為。

蘋果改動了 Audio Session 的行為。Audio Session 是一套在 iOS 裝置上用來描述、管理你的 App 使用的是哪一種 Audio 的方式,以及因為使用某種類型(Audio Session Category)的 Audio 所產生的對應行為。

Continue reading

捷運轉乘

前陣子花了點時間寫了一個簡單的免費 iOS App,叫「捷運轉乘」,現在可以直接在 App Store 下載,也可以在 Github 上取得程式碼

這個 App 做的事情很簡單,就是幫你計算兩個台北捷運站之間經過車站最少、或是轉乘次數最少的路徑。由於裡頭包含了松山線的資料,在捷運松山線通車、台北捷運路網變得複雜之後,如果你也開始有不知道應該怎麼轉搭捷運的困擾,希望這個 App 可以有些幫助。

Continue reading

人類腦力的發展進程

一般人的腦力大概只能夠使用 10%,但當你的腦力發展到 25% 左右的時候,你可以從細胞中召喚回許多你已經忘記的感受與回憶。

你想起了還在襁褓中的種種,想起了還在搖籃中的風景,母親溫柔呵護的觸感,你突然意識到父母是多麼的愛你,你也多愛父母,你突然想聽到母親的聲音,即使你現在正在動手術,想把身體裡面的一些藥物拿出來,你還在被一股在台北勢力龐大的,嗯,韓國黑社會追殺,但是你就是想要打一通越洋電話。沒錯,你這時候需要一支三星手機。

動完手術,你的腦力繼續飛速開發,進展到了 30%。原本只會說英文的你,在台北街頭上,突然什麼中文都聽得懂了。放眼望去,你看到在鬧區裡每個人手上都有支手機,每個人都在講手機,你可以聽懂每個人怎麼講手機,而且每個人手上都是三星手機。

你知道你要報復,也要搞懂腦力繼續發展到 100% 會如何,更要防止一種可怕的藥物在全世界各地擴散。腦力發展到 40% 了,你知道了到底是誰會夾帶這些藥物的名單,這些人又要把藥物帶往何方,你需要一邊想辦法通過桃園機場的海關前往歐洲,又要聯繫法國警察,你需要立刻變身,讓你的一頭金髮變成黑髮,也要同時施展超能力控制電器,讓地球彼端的法國人相信你的能力。要完成這麼艱鉅的任務,你的手上需要一台三星手機。

雖然你讓德法義各國海關把藥物攔截了下來,集中到了巴黎的歐洲警察總部,但是韓國黑社會現在卻大舉襲來,你雖然用腦力發展而來的超能力抵禦了一次次的進攻,在巴黎上演飛車追逐,但你發現,你的時間不多了。

隨著腦力不斷進展,你慢慢地貫通了古往今來,窺探了創世的奧祕,你掌握了人,掌握了物質,更洞悉了宇宙中最深奧的智慧,但你也發現你逐漸失去了人類的靈感,你也預知當腦力完全開發之後,你會從世界上消失。但腦力開發是個不可逆的過程,你回不去了,你也打算加速進行,你更想要讓這樣的智慧流傳下來。

最後你成功了,在腦力開發到 100% 的時候,你的肉身崩解,留下了一片像是 USB 隨身碟或是電視棒之類的裝置;如果有哪個廠商會製造出這一款的裝置,我會很希望知道會是哪個品牌。你的肉身不在了,但是你的精神充塞整個世界,你變成了一團又一團具有超意識的電子,你船了一則手機簡訊昭告世人,說,你無處不在。是了,收到簡訊的,又是一支三星手機。

人類腦力發展的每一段進程,都需要三星手機。

喔,對了。美國加州有個法官,駁回了蘋果所提出—因為三星侵犯蘋果專利,所以要求禁售三星產品—這項要求。這是位女法官,韓裔美國人,她叫做 Lucy。

軍中樂園

時間怎麼推移是這部電影的重要線索。

金門這個地方說起來也是四季分明,春天會有綿延好幾周的濃霧、夏天有梅雨後的濕熱,冬天也有刮骨般的海風,而《軍中樂園》的敘事從阮經天飾演的小兵下部隊開始,到退伍結束,時間應該長達將近三年,但是片中每一個畫面都是夏天—什麼時候都是陽光照耀、什麼時候路上都有人穿短袖。

舉個更具體的例子吧:萬茜所飾演的妮妮這個角色,是因為蔣介石為了慶祝中華民國建國六十年,因此獲得特赦而能夠離開 831 回到台灣本島,會慶祝建國週年,要不就是十月國慶日、要不就是一月元旦,但是當阮經天要和萬茜慶祝有機會離開的時候呢,吹過窗簾的是夏季的晚風,外頭是一片蛙叫蟬鳴,炎熱的天氣讓兩人不禁天雷勾動地火…。不管怎麼看,這都不會是十月或是一月的金門啊;你知道嗎?本島與外島部隊發的夾克不一樣,外島部隊的夾克是有毛領的。

這部電影設定的背景是金門,但是裡頭出現的並不是金門的溫度,而是另外一種心理的溫度。《軍中樂園》題材上雖然設定成是個國共內戰背景的服役故事,可是從時間的安排上,更像是把服役當做暑假來拍,文類(genre)上更接近一些青少年成長 YA 電影。

Continue reading